「韓國瑜現象」的政治效應:問題與反思

「韓國瑜現象」的政治效應:問題與反思

柳金財/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助理教授

壹、前言

「韓國瑜現象」所掀起韓流颶風,不僅翻轉南台灣民進黨長期執政的高雄,也因其網路聲量的高人氣指標,發揮母雞帶小雞的外溢擴散效應,而使國民黨在此次地方選舉中取得大勝利。儘管韓國瑜所掀起議題其政策不免流於空洞化及口號,包括「愛情摩天輪」產業、「投資陪睡說」、高雄人口增長至500萬等說法,論者或以為荒腔走板、無厘頭式政策論述。但卻能以簡單化庶民語言「貨賣得出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激起公共論壇熱烈爭辯,最終搶奪市政話語權及領導權成功。

韓國瑜的政治語言與性格充滿民粹主義式特徵,在短短一年內以一外來者參與港都市長選舉,其選舉造勢場合人山人海被稱為「人民起義」、「機車革命」,此非傳統政治人物所能翻轉。然韓國瑜卻完成這項二十年來,國民黨想要完成的「不可能任務」。這個被韓形容「又老又窮」的南台首善之區,能否脫胎換骨成為「珍珠」,接下去就要看其市政建設與地方治理能力。 韓流不僅影響地方治理,也衝擊選後國民黨的組織結構、權力生態及路線政策競逐。

選前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莫健針對台灣大選,警告外在勢力試圖改變台灣輿論風向。台灣當局則援引美國副總統彭斯演說、國會下設委員會報告,及香港「公民聯繫」團體發佈的「中國銳實力在香港」報告,證明大陸當局確實正施展其「銳實力」,試圖妨礙台灣民主的正常運作,宣稱這已是國際社會普遍認知與公認的事實。然而,有關「大陸因素」或境外勢力介入台灣選舉說法,已引起輿論關注及民眾質疑。

蔡英文政府因執政績效不佳、改革產生「相對剝奪感」,其施政滿意度低於三成,民眾對國民黨政黨認同度高於民進黨。面對「韓國瑜效應」不僅翻轉南台灣也發揮外溢效應,民進黨當局不斷宣稱「大陸因素」介入選舉,但大陸當局多次表達從未介入,但台灣當局及美國紛紛指證陸干擾其民主。然而,從本次選舉結果檢視,民進黨打「中國牌」的影響作用並沒有發揮效應。

貳、蔡英文治理危機與韓國瑜現象

一、蔡英文治理危機

(一)四面出擊改革的成本,產生相對剝奪感與社會分裂:民進黨執政以後進行一系列改革,改變舊有利益結構,例如「軍公教年金改革」導致軍公教階層產生嚴重「相對剝奪感」;勞工階層及中小企業對「一例一休」制度修訂表示不滿;年輕人就業機會減少及低薪狀態等等亦諸多抱怨。民進黨重返執政初期,約5成的政黨認同度,但至2018年1月卻降至28%,10月民眾對國民黨的政黨認同度高於民進黨,這顯示中央執政表現不佳,降低民眾的政黨認同,政黨認同度已倒退至2008年最低潮時期。本次縣市長選舉,民進黨不僅喪失選戰絕對優勢,也強化國民黨攻擊力度。

(二)泛藍力量危機意識,強化藍營選民團結凝聚:國民黨在2016年總統大選及立委選舉敗選後,氣勢一直處於狀態之下,民進黨同時掌握立法權與行政權,尤其設置國民黨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對國民黨的經濟命脈及政治資金來源進行釜底抽薪,導致國民黨正常黨務運作困難重重。同時民進黨當局對救國團、婦聯會組織的處置方式,也引發國民黨支持者嚴重的危機意識。

(三)中間選民期待落空,年輕族群欠缺希望願景:從韓國瑜現象中主要支持者集中在29歲以下年輕人及40-49歲經濟選民、教育程度較高選民有優勢,顯示年輕中間選民對民進黨失望,而將希望投注在韓國瑜身上。通常年輕族群其投票率較低約僅40%,低於平均投票率的65%。若年輕選民投票率偏低,這會造成高支持度、低投票率、低得票率的選舉結果。陳其邁與韓國瑜所提吸引年輕族群的經濟與社會政策,提高經濟增長、降低失業率及更佳社福措施、住宅政策等,這涉及城市有效公共治理及市民幸福感。

二、民粹主義政治勃興

近年來全球瀰漫民粹主義風潮,例如美國出現政治素人及民粹主義的川普總統,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土耳其總統艾爾段、俄羅斯總統的普丁。民粹主義發展致德國組閣艱辛, 極右派政黨「另類選擇黨」成為第二大黨;法國左右大黨在國會選舉輸給甫成立「共和前進!」;義大利民粹政黨「五星運動」成為第一大黨,屬右翼民粹主義「北方聯盟」為第二大黨。最近巴西總統當選人素有「熱帶川普」之稱的極右派博索納羅,亦屬民粹主義型政治領袖。
國民黨:中國國民黨(簡稱國民黨、KMT),是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等革命黨人所創建的中國原生政黨,亦是中華民國與亞洲歷史最悠久的政黨之一。其前身最早為成立於1894年的檀香山興中會,而後分別改組為中國同盟會、國民黨及中華革命黨,1919年10月10日經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改組後改為現名。 2000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敗選後,該黨首次成為在野黨,至2008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重掌執政權至今。中國國民黨與其分離出來的親民黨和新黨等政黨構成的泛藍陣營,和以民進黨為首的泛綠陣營並列為現今中華民國兩大政治聯盟。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人氣大陸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