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迫症之戀》 深情反覆的舞蹈詩句

  • 分享
出身巴希瓦現代舞團的以色列編舞家莎倫.伊爾與其L-E-V舞團,將於十一月初首度訪台,演出《強迫症之戀》。舞作靈感來自患有強迫症的美國詩人尼爾.希爾伯恩朗誦自傳詩〈強迫症〉的影片,透過強烈的電子節奏與反覆持續的肢體編排,編舞家呈現了詩人內在的暗黑世界。

2017舞蹈秋天—以色列L-E-V舞團《強迫症之戀》

11/2~4 19:30 11/5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02-33939888

文字 張慧慧

……她喜歡我在星期三時必須和她吻別十六或是廿四次/她喜歡和我走回家總得花上整天因為人行道上都是裂痕/當我們同居時/她說她很有安全感/就像是絕對不會遭小偷一樣/因為我確確實實鎖了十八次的門/當她說話時(當她說話時、當她說話時、當她說話時、當她說話時)我總會看著她的嘴唇……

美國詩人尼爾.希爾伯恩(Neil Hilborn)患有強迫症,在二○一三年的一場詩歌競賽中,以自傳詩〈強迫症〉剖開了自己,在這段不到三分鐘的影片中,他無法遏止地反覆著一些話語,以強烈且無法控制的節奏表露愛情的甜美、無奈、失落與暴力,該影片至今在Youtube累積了千萬點擊率,以色列編舞家莎倫.伊爾(Sharon Eyal)也是觀者之一,她說:「我不能停止閱讀它,對我來說,那已經是在編舞了。」

那年,伊爾和長年合作的多媒體設計師蓋伊.貝哈爾(Gai Behar)成立L-E-V Dance Company,接著電子音樂家Ori Lichtik也加入。這首短詩像個模具,伊爾在其中耐心填充了自己,醞釀一年半後,二○一五年《強迫症之戀》OCD love於德國斯圖加特Colours International Dance Festival首演。

避免了陳腔濫調的反覆肢體

舞蹈對表現「強迫症」反覆、細碎的動作核心並非新鮮事,但Ori Lichtik強烈的電子節奏與伊爾反覆持續的肢體編排卻避免了陳腔濫調。伊爾的動作中有著她合作逾廿年的以色列巴希瓦現代舞團(Batsheva Dance Company)著名的Gaga技巧的影子,她先是該團舞者,後任助理藝術總監,接著成為駐團編舞家直到二○一二年。

舞作中,六名舞者身穿緊身衣在極簡卻晦暗迷幻的場景中,鋪排生活的暗潮洶湧,控制/被控制、秩序/混亂……在電子聲響的反覆中,舞者們精準且情感滿溢如一脆弱傾斜的方陣,我想起黛安.艾克曼在《人類時代》中,引述美國詩人惠特曼《草葉集》對身體的描寫:「我全身遍布敏感的導體,它們捉握出每一個物體,並引導它安全穿過我體內……的身體和血液產生閃電,打擊和我幾乎沒有不同的事物。」

帶電肢體表述心理疏離

艾克曼分析,十九世紀電的發明,讓惠特曼得到電光石火川流在身體的譬喻,電是照亮混亂黑暗的光,也讓原始物質獲得生命的能量。我們意識到電的能量奔流過身體所引發的顫抖,而在某些思緒空白、或遭受創傷的時刻就像是「短路」或「跳電」。

希爾伯恩〈強迫症〉反覆的詞語,彷彿他身體的電失靈了,而伊爾用帶電的、頓點清晰強烈的肢體表述了心理疏離。但那不只是希爾伯恩的困境,詩人的黑暗同樣打擊了她。「我知道那氣味與感受,就像是世界的終結,不帶一絲憐憫。是花的氣味,但非常黑暗;像跌落到洞穴中卻無法回來;非常嘈雜,但卻絕望地安靜。」伊爾在創作自述中寫道,「這是我需要從我自己取出來的東西,就像我胸口的一塊黑石頭。」

YouTube:YouTube是設立在美國的一個影片分享網站,讓使用者上傳、觀看及分享影片或短片。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小編特輯
我是焦點
更多表演藝術雜誌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