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刻創傷之後 如何自我面對?

  • 分享
戲劇與舞蹈激盪而成的《愛與痛的練習曲》

源於自身喪女的創傷經驗,加拿大劇作家強納森.楊與編舞家克莉絲朵.派特合作,打造了《愛與痛的練習曲》,透過此作,強納森.楊重現並探討自己經歷創傷時所體驗到的多層次疏離。結合敘事與肢體,強納森.楊與基德皮沃現代舞團一同上場演出,完成一次次劇場中療傷的藝術之旅……

2018TIFA 克莉絲朵.派特X強納森.楊《愛與痛的練習曲》

2/23~24 19:30 2/25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INFO 02-33939888

文字 林農

用德文來描述英文當中找不到適當單字的事物,在劇場世界並不是新鮮事,音樂劇迷們熟悉的Schadenfreude(幸災樂禍)就是一例。Betroffenheit意為一種巨大、震懾、受挫、驚愕、創傷而迷惑的狀態,雖然在英文中沒有精確的映射單字,它卻能精確地表述《愛與痛的練習曲》這支由加拿大編舞家克莉絲朵.派特(Crystal Pite)和劇作家強納森.楊(Jonathon Young)共同編創的作品。

二○○九年,強納森.楊在一場意外中,目睹女兒遭受烈火吞噬,他在場卻束手無策。此番創痛將當時的強納森.楊徹底擊垮,儘管他未罹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但仍陷入Betroffenheit的狀態,他唯有投入藝術創作自救。

從自身傷痛出發 探索創傷後的心理狀態

「其實我並不是為了作品而創作,」強納森.楊曾在一場英國倫敦的座談會中談到,「我知道自己必須走出來,而唯一能讓時間慢慢過去、讓我好好整理自己的方法,就是投入劇場這個我仍有熱情的藝術形式。我希望讓情緒自然流瀉出來,而不是壓抑。」經過多年的煎熬與抒發,強納森.楊逐漸遠離傷痛,看著積年累月以來的大量文稿和塗鴉,他對創傷後的心理狀態產生興趣。

「人有一種自我保護機制,」強納森.楊解釋「創傷中疏離反應」(peritraumatic dissociation)的現象,「當現實狀況令人完全無法承受時,大腦會自動將你隔離開來,讓你產生像是靈魂出竅、成為第三者冷眼旁觀的錯覺,以避免心靈或情緒過載。真的很神奇。」站在四十公尺高的熊熊烈火前,強納森.楊在悲慟中也產生了從旁觀者視角審視自己的奇特疏離感。回想自己所經歷的心理狀態,他決定在舞台上重現並探討這種多層次的疏離,他於是找上了同在加拿大溫哥華的編舞家克莉絲朵.派特。

兩人熟悉彼此的作品,也曾在電影拍攝的幕後工作中共事,但卻是首次共同進行劇場創作。戲劇訴諸文本、角色、結構與敘事,而現代舞則講求去結構化、寫意、情感與狀態,連派特本身也曾公開表示:「用舞蹈來說故事是非常沒有效率的。」但雙方的歧異既是衝突、又是互補,讓創作過程充滿各種激盪。

「我知道派特對於編導很有一套,她的舞蹈作品有很強的戲劇性,也專注在角色的發展和呈現,因此我一開始對合作很有信心。」但強納森.楊話鋒一轉,「不過一開始我提出來的形式並沒有被她接受。」強納森.楊原始的想法,是整支作品由他獨自演出,由派特幫他設計動作。但派特卻認為,若要完全發揮自身在這個製作中的價值,就必須將她長年合作的舞者們、甚至整個舞團加入化學反應當中,她希望追求與強納森.楊相反的去中心化、角色分攤與多重面向。
電影:電影是一種表演藝術、視覺藝術及聽覺藝術,利用膠卷、錄影帶或數位媒體將影像和聲音捕捉起來,再加上後期的編輯工作而成。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