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藝術的泛科學╱相遇場景 當表演藝術碰上影像

  • 分享
視覺的舞台遊戲 身體的現身到消失

舞蹈以身體作為言語意義逃逸之所的空間調度,身體作為唯一「著像」的方式,可說是極其視覺導向的創作形式,但當代編舞家也不甘僅止於此,而嘗試在身體與地面之外,增加一些新的、干擾閱讀身體的面向,而影像就是最早也最常被運用的方式,從玩弄影像低限的的錯視、投影與舞者重複影像的奇幻景觀,到數位科技「上身」塑造的虛擬身體、VR的運用讓觀者幾乎感覺身體已消失……科技影像與舞蹈的探戈之舞,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2018 NTT-TIFA

梵松.居彭《立體.境》

3/31~4/1 14:30

露辛達.柴爾茲舞團《舞》

5/11 19:30 5/12 14:30

臺中國家歌劇院中劇院

INFO 04-22511777

文字 張慧慧

圖片提供 臺中國家歌劇院

「時間好像消失了,我頭好暈。」從台灣新媒體藝術家黃心健與美國前衛音樂教母蘿瑞.安德森共同創作的《沙中房間》(2017)走出來,不少觀眾腳步虛浮地如此反應。這個奪得威尼斯影展「VR最佳體驗大獎」作品,讓觀者戴上虛擬實境頭戴裝置並手持控制器,隨心所欲穿梭在漂浮於太空幻境的記憶之屋,屋內有字謎、樹、粉塵、聲、水、犬、寫作,還有舞蹈。這個作品不只消解了時間,語言、聲音、身體在此都化為微塵。

黃心健對虛擬實境(VR)是這樣理解的:「與過去的新媒體有很大的不同,用東方的概念來說,以前的新媒體必須『著像』,也就是藝術家的構想,必須找到適合的實體媒材當作是傳達的介質,不管是投影光雕、影像或機械裝置等,藝術家都需要找到一個可以承載自己想像的實體物件與空間。這介質因為其製作成本、物理特性與製作時間,也常常限制了藝術家的想像與視野。然而VR這個媒材,它讓我看到一個全然解放的可能:『想像是唯一的限制』。」(註1)

繼《沙中房間》後,上月底,陶亞倫亦於馬德里現代數位科技影音藝術節以VR虛擬實境作品Prado1, 2,3(又名《全景敞視、時間維度、鏡中鏡外》)獲「最佳新媒體藝術裝置獎」,虛擬實境儼然成為當前創作者的新玩具。但不只新媒體藝術家,當代創作者面對科技介面的置身處境,無不試圖探索既有空間維度以外的維度,並此多重維度中的流變影像來認識世界或面對自我。

舞蹈以身體作為言語意義逃逸之所的空間調度,身體作為唯一「著像」的方式,可說是極其視覺導向的創作形式。但當代編舞家也不甘僅止於此,而嘗試在身體與地面之外,增加一些新的、干擾閱讀身體的面向。近年以「抽屜系列」透過全像3D投影(hologram)、浮空投影嘗試在黑盒子劇場創造虛擬空間的台灣編舞家張婷婷說:「處在當下,我們必須去認知身體轉型,但稍縱即逝的表演藝術如何回應這個潮流?這個潮流未來將把我們帶往何方?You never know!我們不知道,但不代表我們不能做。」但進一步地說,當代編舞家的秘密科學是什麼?創作者在三度空間之外苦苦追尋的「維度」又是什麼?

視覺的重複與錯置 身體的虛實共舞
張婷婷:又稱法拉利姐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人氣娛樂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