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人》無可逃避的生死課題】

《老大人》(Dad’s Suit)是導演洪伯豪首部電影長片,以高齡化的平溪村莊為背景,再以繁盛的天燈觀光潮相映襯,帶出獨居老父與各有家庭之兒女、孫子的日常相處直至人生終點,包含親情相伴、老年照護、經濟壓力,平淡寫實卻也因此令人隱隱生痛。如今社會的生死課題已不再像過去那般避而不談,卻不代表變得簡單,尤其面對最在乎的至親,怎樣才是最好的安排?

【《老大人》無可逃避的生死課題】

在平溪的金茂爺爺眼看著身邊熟悉的人日益凋零,猶堅持著生活自理無虞的自己可以獨居,平凡日子裡最快樂的事唯有金孫偶爾的探望。一天,處理高掛枝頭的殘破天燈時,金茂意外摔傷,依然不願麻煩嫁出去的女兒,長期倚賴的兒子為了生活奔波早已分身乏術,金茂才終於同意住進養老院,卻在入院第一天清楚感覺到──進來這裡根本就是等死!因此他更堅定了原有的打算,親自送洗熨燙完成的西裝,將有重要使命……

【《老大人》無可逃避的生死課題】

電影開場以新聞重複宣傳無數次平溪天燈節,螢幕中當地繁盛的觀光產業與僻靜的古厝宛若兩個世界,隨即金茂看著鄰居飲農藥自殺竟無人送終的窘境,就已暗自做了決定,在愛妻的墳前訴說著他知道怎麼做。體貼的孫子凱凱帶著女友回故鄉探望爺爺,讓金茂難得露出暖暖笑容,卻終究也如遊客收假就得離開;天燈飄上夜空的畫面很美,白日遺落的垃圾卻很刺目,清除破敗天燈的金茂意外跌傷住院,天燈帶給人們的,究竟是希望多一點抑或無奈?當凱凱帶著孕妻再訪平溪,再次燃放天燈之際,益正也告知玉珍接下來打算退休好好陪伴老父,一切看似充滿希望,下一刻,這種有了明確方向的幸福感卻因金茂的選擇戛然而止,徒留說不盡的惆悵。

【《老大人》無可逃避的生死課題】

「我是人,我也會累的!」「老的在住院啦!」人們不是不愛了,只是都累了,在有限的時間裡自顧不暇。

【《老大人》無可逃避的生死課題】

金茂這角色正是臺灣典型的長輩,孫子永遠是老人家的開心果,出現的淡淡笑意幾乎都只存在凱凱出現的畫面,但對於自己的兒子使喚起來就是理所當然、不容拒絕;益正對凱凱的態度則延續了父親對自己的嚴苛,聽聞好消息總先貶抑一番,絕不輕易稱讚。而父親對女兒還是更溫柔一些,對玉珍總是缺席的老公,忍不住提醒她;即使她表明願意接去一起住,終究過不去心裡對女兒「猶如潑出去的水」那一關,擔心她因此遭人非議,忽略了時代早已不同。
「等一下拜祖先的時候,幫我跟他們道歉。」

【《老大人》無可逃避的生死課題】

安養院,一個對老人家來說猶如墳墓般的字眼,即使在劇中它總以歡快、明亮的氣氛呈現,安排各種活動讓老人重拾歡笑,但在長者眼中,恐怕仍是晦暗無光的盒子吧。據說入住安養院的長者在最初三個月都會因「失去自由」而出現不適應的情形,是故當愛孫凱凱告知結婚喜訊、自己將升格為阿祖,金茂仍無法因這些好消息而開心起來。

【《老大人》無可逃避的生死課題】

「你是叫我來這裡等死的嗎!」
目前臺灣確保「尊嚴善終」的已經上路,不妨可以抽空了解,但更重要的是,趁著爸媽健在,盡可能把握時間陪伴他們吧!聽聽最親家人的心底話,一起做點有益身心的健康活動,再帶上孫兒們逗樂長輩,讓天倫樂成為美好日常。
電影:電影是一種表演藝術、視覺藝術及聽覺藝術,利用膠卷、錄影帶或數位媒體將影像和聲音捕捉起來,再加上後期的編輯工作而成。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