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瑋柏,王者歸來

  • 分享
你可以訕笑,但阻止不了他站上舞台。字典裡沒有認命,唱跳就是他的熱愛。忍受喧囂,咀嚼失敗,潘瑋柏以全新專輯《異類》歸來,用音樂證明自己能耐。



當VJ的時候,我說想出唱片,大家就覺得你神經病。演《麻辣鮮師》的時候,我說我要出唱片,他們說不可能啦,好好拍戲。公司也會問,要不要就好好演男主角就好?我不要,放棄唱歌跟跳舞,我會很難過,就連自己人都不挺你。做了第一張專輯,大家又說,一片歌手啦。出了第二張,也還算ok,大家就會說偶像歌手啦。我不是音樂人出身,但我不想一直翻唱,想做出屬於自己的音樂。所以開始從一、二首去嘗試,去學,想辦法超越,慢慢可以做出自己的東西。當時別人也說為什麼要往創作走,一定覺得我是怪怪的異類,但我就是堅持做我自己。

異類的音樂實驗

我很喜歡音樂,喜歡各式各樣的音樂,喜歡去實驗很多事情。《異類》這張專輯,我做了純嘻哈的〈Coming Home〉;〈致青春〉是我幻想自己是一個女孩子,去講劈腿這件事;〈第三類接觸〉是 Hip-hop 和 Trap 的fusion,講的是現代社會的邏輯跟模式,當外星人來地球,地球人可能不會去問什麼,就覺得是攻擊。其實站在舞台上的人,不管歌手,model,fashion designer,大老闆,他能成功一定有一些堅持是別人不能理解的,但站在那個位子就會有人放大解讀他。這張專輯就是告訴大家,當別人覺得你很奇怪,你是異類,你反而更要堅持那樣的想法,堅持到最後,異類是會出頭的。



嘻哈是我的一部分

嘻哈文化是黑人開始的,他們確實長期被打壓,唱自己的歌還會被逮捕,不斷在社會底層爭取,所以嘻哈是個文化,不只是音樂。他們真正的態度是從以前到現在,堅持不認輸不認命。我們沒有這樣子的過去,我覺得重要的是把不服輸的精神傳達出去。所以我在《中國有嘻哈》評判的時候,不會跟選手說太多,都用鼓勵的方式。因為我也是這樣實幹過來的,邊走邊學。如果可以當他們伯樂,我也覺得很好,因為我也曾經有過伯樂。看到這麼多喜歡嘻哈的傑出人才,當然很開心,你也希望有一天全世界聽見華人的 hip hop。我也會毫不避諱跟選手們講,未來都是你們的,一定會有新的音樂出來、新的人才出來,更慶幸的是我還在。

殺不死我只會讓我更堅強

外表的傷口,只要不是太慘,都可以癒合,還可以拿來做勳章,可是心的傷口比外在的還難好。要說打擊,三年前演唱會彩排我頭受傷,那都還好,拿金鐘獎被罵那時候才是……努力那麼久了,有人要肯定你,你卻失去方向。自己會覺得說這個世界怎麼了,或是我可以相信誰。某種程度來講會比較失去信心,自己當然有做調整,過了就好了。有得必有失,有喜歡你的人,必定會有討厭你的人。所以這些冷嘲熱諷,我不會怪他們,因為這就是他們眼中的我,那我要繼續去做好。不是去贏別人,而是去贏自己。

Text /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Photo/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Video/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本文由Marie Claire美麗佳人提供,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金鐘獎:是台灣傳播媒體的最高榮譽獎項,與金馬獎、金曲獎並稱為台灣三大娛樂獎。創始於1965年,是台灣傳播媒體業界一年一度的盛事,第1屆至第46屆由行政院新聞局主辦,第47屆之後由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接續主辦。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我是焦點
小編特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