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美慧孜:「美不是取悅,而是征服,征服觀眾,也征服自己。」

「妓女三部曲」為陳果與主要演員,獲得了不少獎項的肯定,要寫陳果導演的偉大事蹟,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11年前與陳果有一面之緣,那時候戴著一頂學生妹的假髮,小美為一個女學生的角色試鏡,回想起來表現不太好,沒拿下角色。這次小美乘浪而來,在《三夫》中超越神性的表演,小美說這是一次脫胎換骨的過程,和電影中的「小妹」產生了難以切割的聯結。

隨浪擺盪的情慾

智能障礙、性成癮、亂倫、裸露,這幾個關鍵字帶出的想像,對於一個女演員來說,的確是備感壓力也充滿挑戰的,電影顧名思義,主要是一個女人與三個男人間的故事,場景絕大部分發生在一條破舊的漁船上,如果說電影是真實社會的鏡子與寫照,接下劇本,站在鏡子前的小美,願意用十二萬分的精、氣、神,去體現一個演員的價值,片中幾乎沒有完整的台詞,只有單字與如歌的呻吟聲。「雖然導演有先和我聊過故事內容,但真正到了香港片場才拿到劇本,在準備的過程中,我把自己關了起來,築起一個與外界隔絕的塔,很孤獨也很絕望,直到今天我都沒辦法忘記那段日子。」

曾美慧孜:「美不是取悅,而是征服,征服觀眾,也征服自己。」

為戲增肥,到啟智學校感受生活氛圍,在角色身上,小美發現了自己未曾開啟的一扇窗,「小妹這個角色是充滿神性的,在做演員功課的過程中,發現缺陷兒雖然智能發展不如一般人順暢,但是每個人都有驚人的天分與特長,一點對我創作小妹這個角色啟發非常大。」戲裡高亢的海豚音,以及赤裸裸的渴望,透過大銀幕,以最純粹且原始的方式表達出來,毫無遮掩、一絲不掛。

無需掩飾的自信

在第55屆金馬獎的紅毯上,以一襲鮮黃色水晶長禮服現身,烏溜溜的微濕長髮,白皙的皮膚搭上烈焰般的紅唇,在鏡頭前自信俐落的模樣,對比私底下專訪專注誠懇,作為一個女性公眾人物及表演者來說,在不同的角色間轉換,對她來說游刃有餘,「《三夫》的演出經驗像是一次開竅的過程,相信每個人都一樣,對於自己不確定的事情總會感到害怕與不安,但小美的生命力,感染了我,改變了我對生活與面對事情的態度,往心底那塊去探尋。現在的我更加積極,更加不可阻擋了,為了自由與愛,願意毫無保留地去追逐。」

在金馬獎之後,小美再度以《三夫》入圍了香港電影金像獎以及亞洲電影大獎最佳女主角獎,與眾多優秀女演員同場較勁,對她來說還是生疏與緊張的,這幾年在電影電視圈打滾,嚴格來說並非一帆風順,各種類型的表演質量參差不齊,然而這次逐漸被世界看到的感覺,依舊難掩興奮的心情,她謙虛地說:「心情很激動,很感恩可以真正成為演員中的一員,相當珍惜每一次鼓勵和得到肯定的機會。」

曾美慧孜:「美不是取悅,而是征服,征服觀眾,也征服自己。」

美不是取悅而是征服

5年前讀了瑪麗蓮夢露的自傳,提及她在紐約求學的過程,在小美心中烙下了美妙的印象,因此決定支身前往紐約精進自己的表演技能,在異地的那段日子裡,她將過去的自己全部拋棄,一切全部重新開始,用決心與膽識,重新將自己塑型,「在紐約學習的最大的感受是體會到自己的渺小,這種渺小不是自卑,而是懂得了敬畏之心,也在對所謂的『體驗派』演員訓練有了新的認知與體悟。」

出國前對歐美的認識都是透過電影與書籍而來的,真正到了那個心之所向的地方,實際地與來自四面八方的英雄好漢切磋技藝,了解到所謂的「表演」不只是扮演,更多的是體能與心境的衝擊,「在紐約表演課堂上的某一個時刻,回想起自己第一次站在舞台上與鏡頭前的模樣,那種衝動與爆發力,依然記憶猶新,好美。」在她的作品中,我們不難發現,表演對她來說,是表達自己與釋放的出口,隨著時光雕琢與自我成長,表演有了新的使命,呈現一種生命力。她繼續說:「對於一個女演員來說,美不是取悅,而是征服,征服觀眾,也征服自己。」

曾美慧孜:「美不是取悅,而是征服,征服觀眾,也征服自己。」

走出自己的江湖

如果說《三夫》是小美演員生涯的轉捩點,未來心中肯定有更不同努力的方向?「如果可以,還希望和陳果導演繼續合作,也很想挑戰李安以及王家衛,讓導演們信任我可以演出他們電影中的角色,近期除了想嘗試演出一名歌手之外,也想打開自己的武打戲胞,在每一次的作品中有不同的突破。」

談起李安,《臥虎藏龍》直至今日都對小美影響很深,「李安的武俠世界觀,激起我行走江湖的慾望,金馬獎時有幸見到李安本人,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原來真的江湖不是走出去尋找,而是往自己的內心探究,找到真的自己。」
胡歌:胡歌(1982年9月20日-)上海人,著名中國大陸演員,在電視連續劇《仙劍奇俠傳》中飾演李逍遙而紅遍大中華地區。2006年在拍攝《射鵰英雄傳》時車禍受傷,養傷十個月後復出並發行《幸福的拾荒者》一書。之後因演出《仙劍奇俠傳三》、《神話》、《軒轅劍之天之痕》鞏固了在觀眾心中仙俠劇經典男主角的身份且獲得古裝王子的美稱。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人氣時尚新聞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