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認識體育少女嗎?這些未來的台灣之光,將大好青春奉獻給運動,她們的夢想和煩憂是什麼?


「我覺得我好胖」
照理說,體育少女們已經擁有比一般女性更強健優異的身體條件,但似乎大家還是對自己身體不夠滿意。好比,女籃隊的蔡佑蓮跟宋瑞蓁都覺得自己「小腿太粗」。擔任中鋒的蔡佑蓮覺得自己「太胖了」,希望再瘦一點、再壯一點。打75kg量級的陳思瑜,私心想降到69kg量級,因為「想要變瘦,女生身材還是要顧」。前陣子因車禍中斷練習亂吃亂喝的她,得在四月全國中學運動會開打前從81kg降到75kg,「要在比賽前一個月先降到目標體重,先讓身體適應,不然到比賽期會軟掉沒力。很辛苦,不能吃,不能喝啊。」

嬌小的黃郁晴面對的則是另一種挑戰,「國一最輕時我體重31kg,拳擊最輕量級是35kg到38kg,所以我要靠灌水在短時間內增胖。最誇張的一次是比賽當天灌了二公斤水,過完磅憋住趕快比完才去上廁所。國一到國三我胖了快十公斤,但我覺得自己肚子好胖,現在每天都在練腹肌。」

自我要求嚴格的左恣瑜,目前體重控制在38kg,但四月全中運選拔前計畫降到36kg。教練林妙穎說,體操嚴控體重主要目的是避免受傷,「因為都是單腳落地、支撐,全身上下力量都是腳踝、腳尖、膝蓋這幾個地方在承受,最常受傷也是這些地方,甚至有些人會拇指外翻。」只是,也由於長期體脂肪過低,許多體操選手生涯中會面臨飲食失調、閉經或骨質疏鬆的問題,「隊上小朋友通常月經會遲,只有來初經,後面就沒有再來了,我有個學姊到高中畢業月經才來。」儘管如此,左恣瑜最想要的「好身材」,還是像她出國比賽時看見的烏克蘭體操選手,又高又修長,隨便就能旋轉四五圈。

你認識體育少女嗎?這些未來的台灣之光,將大好青春奉獻給運動,她們的夢想和煩憂是什麼?

看不見的未來好煩惱
面臨升學關卡的少女們,毫不諱言最大的煩惱是未來發展,薄霧中彷彿有千萬種選擇,但誰能說得準該選哪條才不會後悔?蔡佑蓮說媽媽給她很多自由,她從小一開始練游泳,國中時因為身高被找進女籃隊,她喜歡打球,但也會思考打球是不是能做為接下來的「唯一」,「就算高中站上HBL舞台,那大學呢?我想去學電腦程式設計,但好像很難跟籃球銜接在一起。」

對百齡高中的陳思瑜來說,拳擊多少增添了升學的籌碼,「爸爸媽媽說過,你讀書不行就去練體育,我自己覺得好像也是真的這樣,至少還有東西可以升學。」她有一個姐姐正在念大學,即將來臨的體大獨招是她最近的大煩惱,「家裡有講好大學學費要自己出,是有一點壓力。」所以她更渴望能在全國中學運動會奪牌,畢竟獎金是選手最實際的收入。

高二的左恣瑜也很迷惘,「對未來還是充滿不確定,繼續練也還不知道以後到底是要當教練還是要選別條路,不繼續練也不知道到底要幹嘛。茫然。不知道哪一條比較好。媽媽跟爸爸幾乎都是支持我,可是爸爸說,如果我到大學之後真的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的話,就聽他的去當兵。」

你認識體育少女嗎?這些未來的台灣之光,將大好青春奉獻給運動,她們的夢想和煩憂是什麼?

從田徑隊轉練女籃,又成為巧固球國手,現任健身教練的連虹雯認為,「我很早就知道籃球只是我升學的跳板,因為我不是那麼強,只是比別人努力。但其實你對這個運動的愛還有別的延續方式,像是考裁判、防護員,都可以繼續幫助這個產業。」

民族國中女籃隊教練許秀勉,是當年曾創下HBL單場88分傳奇的資深體育少女。她對孩子們的未來倒不太擔心,畢竟她的子弟兵中有籃球教練、健身房老闆、夜市頭家、職業軍人、餐飲業店長,甚至牙醫助理,她發現球隊裡的孩子進入社會後,常會互相照應提攜有過革命情感的夥伴。「我家在麥寮,小學是低收入戶,那時裕隆的球探找到我,父母本來也不答應,希望我國中去學美髮;我小學老師送我兩雙最便宜的球鞋,我就直接上台北打球了。當初激勵自己打球的動機,是想透過籃球改善我的家庭,不要讓父母親煩惱,甚至可以拿錢回家。不過現在孩子不是這樣了,要引導讓他們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其實打籃球的孩子,大學畢業後進入社會,會有很好的團隊紀律跟精神。」

早年台灣「唯有讀書高」的社會,總將唸體育班和「單親、家境不好、不愛讀書」掛勾。其實,在重視多元發展與運動休閒的現代,體育班的出路想像也不斷在擴展。體操隊教練林妙穎也鼓勵大家,「我那時候有些人根本不知道韻律體操是什麼,是因為〈舞孃〉的MV大家才比較認識。其實韻律體操接觸層面很廣,也可以往街舞發展,當 dancer 拍MV廣告,希望她們可以跳脫框架思考。」
在贏之前,先學會輸
把青春賭在運動專項上,究竟值不值得?但在一次次失敗與成功之間,一次次輸和贏之間,一定有什麼很重要的東西,早已深深扎根在選手心底。高三的陳思瑜看起來溫溫慢慢,和許多青少女一樣愛玩、愛漂亮、擔心體重,人生志向是「爽爽過」;但賽場上的她眼神凌厲、殺氣十足,「練習時會怕毀容啊,烏青、刮傷一大堆,要上課見同學很醜,但比賽的時候腎上腺素爆發,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怕,在上面被打都不會痛。」

高二的左恣瑜最害怕的項目是「環」,比賽前常會焦慮地肚子痛,因為害怕動作失敗。她還在學習怎麼放過自己,「如果態度有出來我覺得就可以了。不要拖拉,從熱身就很積極,壓什麼都做不偷懶,這樣上場比賽跳不好至少心裡還過得去,覺得今天盡力了。」

你認識體育少女嗎?這些未來的台灣之光,將大好青春奉獻給運動,她們的夢想和煩憂是什麼?

國三的蔡佑蓮和宋瑞蓁,今年是最後一次披上民族國中「爭氣女孩」的戰袍,矢言要為教練贏一座 JHBL 冠軍獎盃。她們時刻警惕著犯下失誤的自責,以及比賽被逆轉的不甘心,「比賽內容要呈現出來,不要打贏了但內容很難看那有什麼用。」
謝淑薇:臺灣女子網球選手,在5歲時開始網球生涯,11歲時參加14歲級東亞巡迴賽在單打與雙打獲得雙料冠軍。1998年獲選為國手,2001年轉入職業比賽。2008年澳洲網球公開賽單打進入第4輪、2012年溫布頓網球錦標賽單打進入第3輪,皆創下臺灣女子選手在該兩項大滿貫賽單打最佳成績。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人氣時尚新聞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