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做怨婦了!能笑了,愛情才回得來】

  • 分享


一旦開始用怨婦的口吻說話 關係將愈來愈糟
失去戀愛的感覺,有那麼糟糕嗎?需要改變嗎?這真的要看人,有些人根本不在乎生活中有沒有戀愛感,有個穩定的家,每天可以看看電視,自己吃不完的東西可以塞到另一個人的胃裡,冬天的時候被子不會那麼冷,要搬重物時有人可以幫忙,地震停電的時候可以互相壯膽,就覺得很好了,甚至還覺得自己比沒結婚的人有優越感。這樣的人,沒有戀愛感真的沒關係,不需要被別人影響而開始懷疑自己的婚姻。
但是,與此不同的,有些人如果沒有戀愛的感覺,就會渾身不對勁,有位女士告訴我,那感覺是「全身細胞都吸不到氧氣,只是不斷地累積廢物」。而另一位女士,一直「找不到言語描述婚姻的痛苦」,有一天帶兩歲小孩去撈魚,小孩問「魚為什麼要放在水裡?」,她不假思索地回答「魚沒有水會死掉」,當下突然頓悟這就是她的婚姻狀況而湧出眼淚。對於這樣感性的人而言,修復關係、汲取需要的愛之氧氣,是生存的必須。
婚內失戀這種問題,絕對不像單身失戀一樣可以快速地解決。那種「看清他不愛妳,勇敢離婚吧」的簡單口號,或許可以一時激勵人心,但並不能解決深層的糾結。我所見的大部分女性,在放棄婚姻之前還是想要盡力嘗試挽回戀愛感。但這事的奧妙在於,能不能喚回愛,取決於智慧、勇氣、耐心、時機以及命運,拚命想要喚回愛卻不諳其道的人,稍一不慎就會變得很像「怨婦」。
我們都很熟悉怨婦的模樣── 一臉哀怨,她會說:「你都不想跟我說話嗎」,「你很久沒有正眼看過我」,「為什麼你都不會想找我一起做什麼」,「你最近在忙什麼」,「我都快要不認識你了」。
這些話顯現了對於彼此距離的擔憂,也帶著某種需索的意味,這樣說如果引不出丈夫的回應,就會出現需索意味更強的話語
為什麼會開始用這樣的口吻說話?我想,這不是任何人自發願意的。被失戀的感覺逼到無奈的境地,就很容易掉入這種角色。一旦開始使用這種口吻,關係就會愈來愈糟。這種態度給人一種「你欠我什麼」的感覺,如果丈夫還有一點人性,對關係還有一點道德責任感,就會感到強烈的壓力。而人對於壓力的本能反應是逃避。
人對於壓力的本能反應是逃避。
再強調一次:人對於壓力的本能反應是逃避。
需要強調三次,是因為大多數人都不願意認真對待這個事實。對方明明已經躲著你了,你還繼續施予更大的壓力,好像以為自己給的壓力不夠,對方才沒有乖乖回來。
至於那些對婚姻關係沒有道德責任或認同感的丈夫,只覺得家裡的怨婦像隻烏賊,老是要噴墨汁污染他的視覺、聽覺和感覺,他們或許不感到壓力,而是感到厭惡,結果一樣是逃離。視線能不接觸老婆就絕對不要接觸,肉體上也要愈遠愈好。
無論如何,停止惡性循環的第一步就是認清自己的狀態,對伴侶說話前,想像自己面對著一個自拍鏡頭,播出來的影片會是什麼模樣?對著老公的妳,是不是嘴角下垂、露出深深的法令紋?妳的眼神是不是空虛、黑暗、含怨不滿?
愛是一種好的、愉快的感覺,它絕對沒有辦法用黑暗的方式索取。



【書名:婚內失戀】
【作者簡介:鄧惠文】
精神科醫師、榮格分析師、作家、廣播主持人。台北醫學院醫學系學士、台北醫學大學醫學人文所碩士,曾任台大醫院精神部總醫師、萬芳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講師。
目前專職個人及伴侶心理治療、心理成長課程,並擔任廣播節目「鄧惠文時間」主持人。研究及教學主題包括人際思維的拆解與重構,以及個體化歷程的心理探索。著有《非常關係》、《直說無妨:非常關係2》、《愛情非童話:給妳的床邊故事》、《不夠好也可以:女人的趣味》、《有你,更能做自己》、《學習。在一起的幸福》、《別來無恙》、《還想遇到我嗎》、《寂寞收據》、《解開愛情的鈕扣》等多本暢銷書,並獲選2016金石堂年度風雲作家。

(文章由平安文化提供 )
地震:地震是地殼快速釋放能量過程中造成的震動,期間會產生地震波,其中地震波又分為S波及P波。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我是焦點
小編特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