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連你都怕了鏡子裡的自己,怎麼要求別人愛你?】

  • 分享


華人文化中的「女鬼」意象,跟怨婦有相似之處,就是陰氣繚繞。如果想要讓自己活在光明面,一定要覺察自己是不是已經被無愛的婚姻掏空,失去生命之陽,而變成一個空虛的無底的陰的狀態。這比喻或許有點誇張,但許多婚內失戀的人,真的都不知不覺地被變成這樣。生活沒有樂趣,不再照顧自己,任憑自己荒廢。不論是在丈夫或他人的眼中,妳都愈來愈讓人無法接近。

米蘭‧昆德拉的小說《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2,女主角特麗莎做了一個夢:
我被埋掉了,給埋了許久許久。你每週來看我一次,每次你都敲敲墳墓,我就出來了。我眼裡都是泥。
你總是說,「妳怎麼會看得見的?」你想把我眼裡的泥擦掉。
我總是說,「我還是看不見,我的眼睛已經成了空洞。」
後來有一天,你要去長途旅行。我知道你是同另一個女人一起去的。幾個星期過去了,不見你的影子。我害怕同你錯過,就不睡覺了。最後,你又敲著墳墓,但是我整整一個月沒有睡覺了,已經累壞了。我想我是不能再從那裡出來了。我終於又出來的時候,你顯得失望。你說我看來不舒服。我感覺得出,我下塌的兩頰和緊張的姿態使你覺得多麼難看。
我道歉說,「對不起,你走以後我沒闔一眼。」
「是嗎?」你的聲音裡全是裝出來的高興。「妳需要好好休息,需要一個月的假期!」
好像我不知道你想的什麼!一個月假,意味著一個月不願來看我,你有另一個女人。你走了,我又掉進了墳墓。心裡完全明白,我又會有不能睡覺的一個月來等著你。你再來的時候,我會更加醜,你會更加失望。
昆德拉寫著,特麗莎的丈夫「從來沒聽到過比這更慘痛的東西」,「他想,他再也不能承受這種愛了」。

寂寞者的夢魘,如此悲傷的惡性循環。
絕對不能待在墳墓裡等待,一定要想辦法跳出來。擺脫愈來愈像鬼的命運,必須告訴自己:「我要活著。」「我要像一個活著的人」。



【書名:婚內失戀】
【作者簡介:鄧惠文】
精神科醫師、榮格分析師、作家、廣播主持人。台北醫學院醫學系學士、台北醫學大學醫學人文所碩士,曾任台大醫院精神部總醫師、萬芳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講師。
目前專職個人及伴侶心理治療、心理成長課程,並擔任廣播節目「鄧惠文時間」主持人。研究及教學主題包括人際思維的拆解與重構,以及個體化歷程的心理探索。著有《非常關係》、《直說無妨:非常關係2》、《愛情非童話:給妳的床邊故事》、《不夠好也可以:女人的趣味》、《有你,更能做自己》、《學習。在一起的幸福》、《別來無恙》、《還想遇到我嗎》、《寂寞收據》、《解開愛情的鈕扣》等多本暢銷書,並獲選2016金石堂年度風雲作家。

(文章由平安文化提供 )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我是焦點
小編特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