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只能講「那個來」?聊聊女生說不出的共有秘密:月經】

  • 分享
【為什麼只能講「那個來」?聊聊女生說不出的共有秘密:月經】

圖片來源

最近(其實是四月的事了)有一本有關月經的新書《月經不平等:一段女性身體的覺醒之路》很有意思,光是看到書店架上「非醫療類」的位置上大剌剌放了「月經」兩字,就蠻開心的吧!?這本書裡有很多有趣的醫學、人文學、歷史知識,值得一讀,更重要的是我們大聲的開始討論了!

不過我得暫時放下書,因為我突然想起一段回憶,那是有關月經的規訓,而且是來自於我的小學同學。當時五六年級的時候,班上女同學陸續來了初經,神祕地好像秘密宗教,只有跨越了那道血之泉的人才能分享彼此,有沒有帶衛生棉啦,借我一片,我肚子好痛要去保健室借熱水袋,我姊姊已經來了可以問她。還沒來的人,不知道是鬆了一口氣,免於被男生笑說「喔妳心情不好大姨媽來喔」,還是緊張自己還沒「成熟」榮登女人寶座。我大約是無所謂的吧,「裸」衛生棉就這樣從書包裡拿出來走向廁所,被同學嚴肅兮兮訓斥了一頓「妳要用『小包包』裝起來啊,要藏好,新的包裝要留著把換下來的那片捲好包起來再丟。」我受到一些衝擊,哇原來月經要學這麼多規矩,還不能吃冰,不能穿白褲子,隨時要注意自己屁股後面有沒有血跡。最大的衝擊是,這個規訓來自同學─不是長輩咧,而還沒來經的她又是從哪裡被規訓的呢?

父權社會對女性身體的規訓,透過不同的人(借用張娟芬的人盯人式的父權)有男人有女人有長輩有小孩,對我們的身體指指點點,甚者施以暴力。這些規訓藏在經血裡,從青春期到更年期一路約束著我們,其他重要的事情卻隱晦不說,重要的事情是什麼?其他所有我們應該要知道的、我們想要知道的、我們可以和其他女人分享的,有關月經的事,有關我們身體的事,影響我們身心健康的事,我們應該要談論、要學的,不只是把衛生棉好好捲起來丟掉而已。

如今「小包包」裡裝的可能不是衛生棉了,女人有越來越多的選擇,每一種發明都在挑戰月經(透過社會規訓的手)對女人的約束,經期可以游泳,可以享受性愛,更環保,更舒適,更安全。能夠大談月經的不只是中醫保健(谷歌月經+書名看看),也不是生理用品廣告,任何人(不只女人)都可以來聊一聊。

這篇文章在性別練習題臉書粉絲頁刊出後,得到一些朋友的回應,我覺得很有趣,讓我們一起大聲說出來吧!(每則刊出的留言都經過同意)

我初次來月經的時候是小學四年級,來過之後就會放幾片衛生棉在書包裡面已備不時之需。有天同學感冒需要衛生紙但沒有人有,坐我旁邊的男同學指著我大喊:「XXX有衛生紙。」我小聲地說:「我沒有衛生紙啦!」男生指著他從書包的夾層中看到的衛生棉:「你明明就有啊!那不是衛生紙又是什麼?」當我可以平常心地講出生理期、月經,是大學時候的事情了......

我的家人聽見我說「生理期」三個字就會超級驚恐訓斥我「不可以說那三個字,你自己不要吃冰弄到痛就不用說出來了」

我爸爸到現在聽到我說「月經來了」都還會糾正「不能說月經,要說好朋友來」。不,我想我並沒有那麼暴力會揍我肚子的朋友。

沒在用「小包包」,都直接拿

嘻嘻現在小包包都裝仙女棒

平時就很厭世了,這幾天月經來更是想直接毀滅世界,因為我用衛生棉容易發炎,用棉條又會一直漏,身邊的人還會責怪你怎麼可以讓月經露出來真的很北送,因為上帝沒有在你身上裝個每個月都會漏水的孵蛋器就可以講幹話,然後衛生棉就衛生棉,他爹的才不是什麼蘋果麵包,月經就月經,才不是什麼大姨媽,而且月經才不是去你的藍色。說實在的,我真的無法愛上身為女性這個角色,無論是社會加諸的身體規訓,還是單純的生理機制,都很麻煩。

月經來不能大聲說 到底為什麼 就跟聊性一樣 會被用羞恥眼光看到 生理行為不是人人都有嗎 身為女性好像談這些就應該要很隱晦 現在只想大聲說我月經來了怎麼樣
臉書:Facebook,是一家位於美國加州聖馬刁郡門洛公園市的線上社交網路服務網站。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時尚新聞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