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成長、低通膨,長天期債突圍

美國5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率跌破2%,加上月初公布的採購經理人指數(PMI)不如市場預期,透露金融環境轉向「低成長、低通膨」的階段。法人認為,在此情境下,美國聯準會(Fed)降息壓力轉強,預料將促使更多資金流向債券市場,尤其是存續期間較長的投資級債、公債,投資價值浮現。
第一金美國100大企業債券基金經理人許書豪表示,美國5月CPI僅年增1.8%,預告月底將公布的核心個人消費支出(PCE)也將維持偏低水準,即落在美國聯準會(Fed)設定的2%長期通膨目標之下,呈現「低通膨」情形。

除了CPI,今年來,Markit美國製造業PMI亦持續下探,5月來到50.5,為近十年來最低。市場預期,S&P 500企業今年每股盈餘成長率雖不致於衰退,但只有3.8%,低於過去十年8%的長期平均水準,傳達「低成長」的特徵。
許書豪表示,當前的「低成長、低通膨」環境與2014下半年至2015年頗為相似。2014年美國經濟成長率只有2.4%,僅略高於金融海嘯後的2.3%平均值;而美國聯準會(Fed)關注的PCE僅0.7%,為2009年以來最低,整體而言,景氣進入「新平庸時期」。
分析原因有四:一是新興市場包括巴西、大陸和俄羅斯都面臨衰退危機;二是國際油價大跌;三是美國天候異常寒冷;四是美元強勢升值,諸多原因造成經濟難見成長,並出現通貨緊縮現象,掀起全球新一波的貨幣寬鬆浪潮。
若觀察2014下半年至2015年債券市場,將發現公債殖利率愈走愈低,資金往債券市場流動,尤其是長天期的投資級債、公債,分別上漲1.07%、2.79%,反觀存續期間較短的高收益債,下跌5.43%。
今年以來因為「低成長、低通膨」的關係,資金已經明顯往長天期債券流動,帶動投資級債、公債分別上漲7.95%、4.57%。許書豪認為,貿易戰的不確定性,使得經濟動能再度轉弱,同時,將促使美國聯準會(Fed)採取降息措施,存續期間較長的投資級債、公債買點亦因此隨之顯現。(新聞來源:工商時報─孫彬訓/台北報導)
FED:美國聯邦準備銀行(英語:Federal Reserve Bank)是美國的中央銀行體系「聯邦準備理事會」的運作分支,共12個,每個銀行分管自己的聯邦準備轄區,各銀行股份為公私混合,非完全政府所有。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延伸閱讀
最新財經新聞
人氣財經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