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經濟趨緩,高收債有利基

全球經濟走緩,主要央行不約而同採貨幣寬鬆政策,今年以來大多數的債券資產雖偶遇市場震盪,但整體表現依舊亮眼,對於債市後市展望,聯博集團全球多元固定收益投資組合經理馬修.謝爾頓(Matthew Sheridan)表示,降息環境有利於債市,在違約率維持低檔及供給短缺之際,尤其更有利於高收益債長期表現。

謝爾頓說,從高收益債券的基本面來看,儘管目前已步入信用循環末升段,但低利環境有助於高收益債券發債公司持續改善體質,企業獲利成長速度高於債務成長速度,財務槓桿比率下降,2019年違約率升高主要是來自於能源產業,目前高收益債違約率為2.5%,仍低於長期平均3.1%的低檔水準,如果將能源產業違約率扣除的話,違約率會更低。
在ETF和共同基金資金再回流高收益債之後 ,謝爾頓說,今年高收益債市的資金流向已由負轉正,且因為有不少高收益債評等被調升後,使得高收益債供給量在下降中,此也可望為高收益債券價格提供有力的支撐。
謝爾頓也指出,近期全球高收益債表現強勁,一掃2017年以來的陰霾,截至8月底,全高收相對於美高收的利差已擴大至0.91%,全球高收益債券投資吸引力浮現。在高收益債券投資策略上,除了布局美國之外,也可擴及歐洲、亞洲與新興市場等全球高收益債券標的,追求更全面的投資機會。
然而對於新興市場債後市展望,謝爾頓雖樂觀但相對謹慎些。他指出,新興市場債的殖利率明顯高於不停走低的已開發國家實質殖利率,因此,其評價是具有吸引力的,然新興市場受已開發市場的貨幣政策與利率政策影響頗深,雖然新興市場債有利差優勢,但擔心新興市場債的尾端風險如中美貿易戰又升溫了、經濟成長不如預期以及一些新興市場國家的政治風險等等,未來須留意各國民粹主義的政治風險,包含阿根廷、墨西哥、土耳其等政府的政策可靠性。
除了高收益債之外,聯博也看好一些證券化資產,謝爾頓說,如低利環境及薪資增長使得房屋負擔能力有所提升,房市前景穩健,在貿易局勢升溫時,房貸證券化資產如信用風險移轉債券(CRTs)與商用不動產抵押貸款證券(CMBS),因和股票、債券等資產的相關性較低,表現相對較不受其影響,可望提供收益機會,並發揮分散資產配置的功能。
聯博投信表示,面對局勢動盪的投資環境,固定收益資產相對股票資產波動度較低,因為債券投資的總報酬主要來自債券孳息,而非價差,只要發債機構不違約,若持續投資,債息收益長期將有機會弭平市場下跌衝擊,且對於長期總報酬將有所挹注。因此,全球化布局、多元配置以及靈活調配組合是相當重要的,也比較有機會達成長期的收益及資本增值投資目標。(新聞來源:工商時報─黃惠聆/台北報導)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