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衡恐龍法官稅官?吳景欽:條文僅具宣示意義

制衡恐龍法官稅官?吳景欽:條文僅具宣示意義
恐龍法官、檢察官橫行,有法可辦?今年6月28日法官法修正通過,司法院調查民眾司法滿意度僅二成七,可否因此修法提高?稅官違法徵收,民眾有沒有制衡的手段?台灣陪審團協會理事長吳景欽教授僅持保留態度,他表示,部分刑法條文未能落實,只具有宣示的意義。

實務上,因刑法第124條枉法裁判罪或第125條濫權追訴罪而遭起訴、彈劾的法官、檢察官可謂少之又少,難道是檢察官們一向素行良好?吳景欽指出,這個刑法的罪,基本上只有宣示的效果而已,首先,法官評鑑委員會,法官、檢察官、律師有7名,外部委員4名,司法院認為太少,這次修法改為6名,不但沒有過半,這些外部社會公正人士還是由司法院來選,檢察官評鑑委員也是由法務部來選,法官評鑑委員會「有跟沒有一樣」!

吳景欽表示,專職審理法官、檢察官懲戒的職務法庭向來最為人詬病,由5位現職法官組成,本來就有道德風險,司法院也認為不妥,改為3位法官加2位參審員,參審員仍沒有過半,況且還是由司法院來選,也「沒有意義」!

另外,制衡稅捐人員的刑法第129條違法徵收罪和刑法第131條公務員圖利罪,吳景欽表示,必須達到確定為「明知」違背法令,或確定「故意」,而且要有人因此得利,才足以成罪,且稅法的函釋將近一萬則,內容龐雜未被檢視,有時同一事項有正反兩面函釋互相矛盾,甚至函釋常凌駕於法律之上,稅務員隨便拿一條說不是「明知」就解脫了,2001年又刪除圖利國庫罪,僅限私人不法利益,且相關資料都掌握在稅捐機關手中,必須藉由檢察官偵查,造成這二條連起訴都很難,「只是寫著好看的」。

即便在刑法究責、成罪很困難,吳景欽呼籲,民眾絶對不能忍氣吞聲,畢竟惡魔的崛起是好人的沈默,還是要勇敢站出來舉發。

圖:台灣陪審團協會理事長吳景欽教授表示,違法徵收罪和公務員圖利罪,這二條連起訴都很難,「只是寫著好看的」。
彈劾:按照一些國家的憲法的規定,立法機構在特殊情況下可以不經行政機構同意就可以取消政府的行政職能。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財經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