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塵爆回顧 醫療跨職系投入 完整了救治拼圖

八仙塵爆回顧 醫療跨職系投入 完整了救治拼圖

作者/馬偕紀念醫院 整輯/黃慧玫 本文出處/本文摘錄自時報文化出版《用愛修繕一路陪伴
八仙塵爆事件之馬偕經驗》

燙傷病人最怕的就是呼吸道水腫,黃國庭在現場與急診醫師搭配得宜,緊急為五位病人插氣管內管;面對身體四肢已沒有完整皮膚,無法以常規方式打上點滴,但又得分秒必爭給予病人輸液,維持生命徵象,於是以深層消毒方式,改在脖子或腹股溝施打。

疼痛的哀嚎聲在週末夜晚的急診室裡不斷竄出。

黃國庭說,病人在無法忍受疼痛的情況下,會影響呼吸及心跳,嚴重者恐會危急生命,因此還要立即為病人先給予保守劑量的嗎啡類止痛藥,隨時觀察疼痛是否獲得改善。

不同於黃國庭在急診的第一現象,同為麻醉科的黃健中醫師,從塵爆發生隔天起,幾乎每天在手術室陪著陸續要傷口清創、焦痂切開的病人,為讓病人手術順利,「麻下去」不是難事,難在病人甦醒後的疼痛控制與藥物調整。

不同於一般外科手術,傷口逐漸恢復而疼痛程度也逐漸改善,但燙傷病人需一而再頻繁的進出手術室,傷與痛,時間長,病人一旦耐受性不佳,可能連復健都無法做,影響性不得小覷。

黃健中說,每個人對疼痛的忍受力都不盡相同,也與受傷面積及深度有關。一般而言,燒燙傷後的前二天,疼痛最為劇烈,而在一週至二週內,仍屬於疼痛控制需求的高峰期,其後才會因為組織修復逐漸緩解而趨緩。

為改善傷者疼痛程度,麻醉科在台北及淡水共安排三位麻醉科護理師,每隔一小時就到病房了解病人情況,為他們一一量身打造合宜的自控式止痛(PCA)劑量,對於平躺靜止時的疼痛控制有十分明顯的幫助。

黃健中說,姿勢性移動時的突發性抽痛及換衣服、翻身等處置時才是疼痛的高峰。傷者每天的換藥時間,是面臨疼痛的最大挑戰,因此會為病人在換藥前使用多種大量的藥物協助止痛;甚至在日後因疤痕組織造成的「癢也是一種痛的感覺」,醫療團隊全都明白,因此也懂得該怎麼讓病人保持在清醒中最舒服的狀態。

「病人在需要時才適度給予止痛藥,解決的是身體疼痛問題,而不是心裡快感,不必擔心日後成癮問題」,是黃健中在那段時間講過最多的一句話。

由於使用情況及病人反映良好,包括黃健中等醫師並透過二十三位塵爆傷者應用自控式止痛結果發表論文,於2019年刊載於台灣醫學會雜誌,分享馬偕在醫治塵爆燒燙傷病人疼痛改善的寶貴經驗。

燙傷病人在急性期以保住生命徵象為第一目標,在此環節中,營養師也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謝玉琇是馬偕十分資深的營養師,早期也是燙傷中心團隊成員,她直言:「營養不夠會影響傷口癒合。」
八仙塵爆:八仙樂園派對粉塵爆炸事故發生於2015年6月27日,台灣新北市八里區八仙樂園游泳池內。由「玩色創意國際有限公司」與「瑞博國際整合行銷有限公司」所舉辦的「Color Play Asia—彩色派對」活動中,疑似因以玉米澱粉及食用色素所製作之色粉發生引爆粉塵爆炸及迅速燃燒而導致火災事故。此次事故至2015年8月12日為止,共造成11死488傷,其中42人更界定為性命垂危,是繼1999年921大地震以來台灣受傷人數最多的意外。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