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失智了 是災難還是祝福?唐從聖這樣說…

  • 分享
匯流新聞網記者胡照鑫、李盛雯/台北報導

「能哄就哄,不能哄就騙,不能騙就威脅利誘。總之,照顧我失智爸媽,就是一個不斷卡關、不斷轉彎的日常;過程中,坑、矇、拐、騙、威脅、利誘,就看你怎麼用,我們是無所不用其極。」走過12年照顧歷程,家有一對失智父母的藝人唐從聖這樣說。

螢幕上嘻嘻笑笑,舞台上侃侃而談,人稱「從從」的唐從聖經常以失智症家屬身份參與各種公益活動,這一天也不例外,他以「失智友善推廣大使」的角色,出現在萬華剝皮寮的失智月活動現場,一上台就問台下的觀眾,「各位的爸爸或媽媽失智了,對你來說,是災難還是祝福?」人前的輕描淡寫、妙語如珠,藏著背後許多的眼淚和看不見的心酸。



家有失智者,故事實在太多了,隨便一開口,都是故事。

為了照顧媽媽,唐從聖還買了一隻鸚鵡。

從從的軍人父親先失智,經過爸爸這場翻天覆地的震撼教育,到了媽媽也失智,全家人反而有了經驗。「晚輩都不知道怎麼照顧失智症爸媽,是不斷透過學習、摩擦、衝撞,才逐漸走過來。從我媽媽開始,我們編列了很多課程,開始跟失智症協會、日照中心、長照中心有連結。我們後來才知道,她的人際關係很重要」。

「以前會把父親當成沒有行為能力,一出門所有事情都會照顧處理好,卻讓他失去一些動作、協調、腦力運作的機會,像是抽面紙這樣簡單的動作,我們都剝奪他的權利,導致父親的失智狀況從輕度變成中度。」「我母親一直控制在輕度,就是能做的,盡量讓她做,不管是拔菜、處理豆子、甚至是餵鳥,我們還買了一隻鸚鵡陪她講話。」

失智是一個漸進的過程,從說到哄,從哄到騙,一個階段,有一個階段的方式,而這些方式,也是慢慢摸索出來的。「以前說自己要撞牆,媽媽就會聽話,後來恐嚇這招沒用,就必須要改別招,要一直訓練自己,現在最好用的招數就跟詐騙集團一樣,都用騙的。」

「後來才知道失智症患者不能激。老實講,後來因為照顧久了,累積很多情緒,脾氣也來了,隔天一早又有工作,內容都還沒準備,很多事要做,媽媽就是不睡,我要怎麼回去?」從從的媽媽是台南人,有很多次,三更半夜了,媽媽想回台南的家,「媽媽不知道晚上一點想從台北汐止想回到台南眷村有多困難,覺得自己會買車票,不然就坐計程車,她覺得很簡單,但其實一出門就不知道回家的路了。」 一直認為自己脾氣很好的從從坦承,反覆的過程,持續的煎熬,他也曾經抓狂過,對著媽媽大吼叫。

演講的現場,經常有人問他,如何在照顧失智家人的同時,顧及他們的尊嚴?唐從聖總是說,每個家庭都不一樣,每個長輩也不一樣。

「我後來發現不能一概而論。每位長輩的個性都不一樣,接受程度不一樣,還有需要去達到平衡的狀態要花的時間、功夫都不一樣。」

「像我家,我爸是職業軍人,特別愛面子,不給插尿管,不包尿布。後來我們想出什麼辦法?不包尿布又失禁,走在外面一覺得要尿的時候有時已經來不及,有時候是不自覺已經尿了,那也就算了,有時候他突然想到:對!我要尿了,原本走路會怕跌到,他是一起身就衝了,衝廁所」。「我媽現在也是這樣,她怕這泡尿跟上次一樣灑在褲子上,所以為了保面子,她要衝,這一衝,一跌倒就麻煩了,所以她不知道去控制,最後也不要包尿布,覺得包尿布就是小孩子,我怎麼會跟小孩子、嬰兒一樣呢?」


唐從聖:藝名從從,出生於臺灣臺南永康,臺灣主持人、男演員、男歌手、填詞人、作曲家、編劇、導演。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健康新聞
人氣健康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