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好焦慮,不想被問個不停!精神科醫師:別怕,掌握這幾招安心過好年

一想到過年,我們可能會先想到歡樂溫暖的家族習俗,以及愉悅的閒談與聚會。然而,並非所有人都會有如此正向的感覺,當春節逐漸接近時,你是否反而會不由自主的開始緊張呢?春節意味著與家人團圓或是與親戚相聚,在多數情況下是好的,然而,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你可能跟某些家族成員有些不好的回憶,或是未解的難題,春節返鄉的習俗讓你沒有逃避的藉口,家族聚會因此就變得不那麼讓人期待了。

過年好焦慮,不想被問個不停!精神科醫師:別怕,掌握這幾招安心過好年

返鄉過年的壓力

對不少人而言,走進一個充滿人的房間,或是與眾人圍坐在圓形餐桌,準備面對一輪輪的問題轟炸,可能是壓力極大的一件事。「什麼時候要結婚?工作薪水多少?升官了沒?小孩就讀哪所學校?成績怎麼樣?」在這個特別的節日,旁人似乎擁有特權,可以毫無顧忌的追問一連串隱私的問題,我們甚至會覺得回答這些問題向他人更新近況是我們的義務,縱使心中百般不願意,也只能忍著不舒服的情緒,硬著頭皮回答。然而,在這些問題背後,勝負優劣的比較正在暗地進行著,誰的婚姻較幸福?誰的工作較吃香?誰的小孩較爭氣?當大家心底有個答案時,這番追問才會停止。

不同人的過年經驗

年節的聚會對於個性不同的人有截然不同的意義。外向者喜歡與人相聚,他們能夠從他人的互動中獲得能量,相反的,內向者則是比較喜歡獨處,他們會避免成為人群焦點,而且通常較為深思熟慮,思考周全才會給出答覆,所以七嘴八舌的快節奏閒聊,往往很快就耗盡他們的精力。

對於大多數人而言,在年節應付親友一連串的隱私追問已經非常吃力,可想而知,對於精神疾病患者來說,他們的壓力甚至可能大到難以承受。舉例來說,社交恐懼症的患者通常很擔心變成團體中注目的焦點,也很害怕被檢視或是得到他人負面的評價。當他們在年節被眾人包圍之時,表面可能沒有明顯異狀,但內心通常正壓抑著極大的恐懼,這種恐懼通常是無法控制的,不像開關一樣說關就關,此時他們心中通常只想著一件事:如何有效又不突兀的離開人群。

另外,對於廣泛性焦慮症的患者而言,他們不易放鬆,對於生活的大小事會過分操心,而年節正好提供了源源不絕值得擔心的「素材」,讓他們更為焦慮及易怒。此外,恐慌症的患者也極不適應人群,由於恐慌發作時的經驗(像是喘不過氣、心悸、手腳發麻等)太過可怕,他們會避開人潮洶湧的地點,以免恐慌發作時被人群阻礙無法即時就醫。因此,當身處在大批親友圍繞的場合,他們的焦慮度也會隨之飆升。

過年好焦慮,不想被問個不停!精神科醫師:別怕,掌握這幾招安心過好年

如何減輕過年焦慮

春節與家族成員相聚早已經是個根深蒂固的傳統,我們很難去避免這件事。因此,當我們不得不這麼做時,有什麼方法可以減輕我們的焦慮呢?

掌握話題:春節碰面的對象可能已經一陣子沒有我們的消息,因此會詢問許多問題來了解我們的近況。然而,這些問題有時會過於私人,我們不見得會想回答,像是「什麼時候要結婚」、「現在工作收入多少」、「兒女的學業成績或是工作狀況如何」等。此時,與其懷著被冒犯的心情勉強回答,不如巧妙的轉移話題。我們可以預先準備一些中立且安全的話題(像是對方的興趣),適時引入談話中,因為我們對這些話題已經有了初步的掌握,所以交談就會變得較為輕鬆無負擔。

預先找好充電的角落:密集的與人互動可能是一件讓人極為疲乏的事,尤其是對內向者而言。內向者需要一個安靜的空間,讓自己可以暫時從獨處的過程中充電獲得能量。因此,我們可以提早抵達聚會場所,事先了解空間狀況,選定一個可以暫時撤退休息的場所(像是洗手間、樓梯間)。當我們的焦慮度逐漸上升,覺得快撐不下去時,可以找個理由暫時離開,到這個角落獨處充電,等到焦慮度下降,再從容的出去面對下一輪的「攻勢」。

聚焦在別人身上:與其想著「好無聊、好痛苦、好想離開」,不如觀察在場的其他人,注意他們跟印象中有什麼不同,或許會有新的發現及意外的驚喜,此外,注意力的轉移也能幫助我們脫離自身的情緒。倘若與別人眼神接觸,點頭或是報以微笑都是表達善意的做法,我們只需要對他人保持興趣,不需要給自己太多壓力想著要如何回應,讓傾聽及發問取代高談闊論,談話就會自然開展。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