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春半島的醫療問題,無解!

《聯合報》94年1月9日「缺大醫院 恆春又多了枉死魂」的報導,就是恆春半島的醫療宣言。

上周高雄捷運公司賀姓副總經理赴墾丁參加員工研習,到風光明媚的鵝鑾鼻聯勤官兵活動中心附近晨跑,因心肌梗塞經緊急搶救無效不治,新聞還報得蠻大的。

這起醫療性的社會新聞見報,恆春人有兩種感觸:第一,恆春人若是這種死法,媒體根本不報,一定要外地人到恆春死了,才會大肆渲染,例如到恆春拍戲的劇組人員因腦溢血搶救不及,三軍聯訓基地的爆炸案、戰車翻覆,乃至於更久以前的南灣海上長泳溺斃案等。第二,基於此,恆春人爭取的心血管急救醫療設施,不單單只有恆春人用得到,一年七、八百萬的遊客、聯訓基地演訓的官兵,大家都有機會用到生死一瞬間的急救機制。

恆春半島無離島之名,卻有離島之實,要近不近,要遠不遠偏遠地區所產生的落後醫療問題,一直為地方所詬病,付相同的健保費,卻生死隨人。歷年來為恆春爭取提升醫療水平的動作沒有斷過,中央也非常重視,想要把這個問題根本解決,給它「一刀斃命」,但是,不論如何處理,想盡各種辦法,結論就是:無解,完全的無解。

恆春有三家比較像樣的醫院:衛福部的恆春旅遊醫院(名稱怪怪的)、基督教醫療團體支持的恆春基督教醫院,以及私人的南門醫院,三家醫院屬性不同,業務重疊,多少有些競爭。最早時,衛生署曾整合三家醫院的急診室為一個任務編組的急救中心,避免人力浪費,整合資源,提昇急救水平,這是恆春最迫切需要的救命醫療,後來,可能還是各有私心,最後解散。

衛福部在二○一三年曾經有一個構想,整合三家醫院為一個「聯合醫院」,針對三家醫院的屬性及專長分別發展不同的專科別,旅遊醫院負責內科系,南門醫院負責外科系,基督教醫院則專責婦兒科,這個「發想」其實很好。但是,三家醫院屬性各異,財務性質各有不同,要把到了醫院的病人轉到別家醫院,有點困難,最後也是不了了之。

既然整合無望,就八仙過海,各自發展,於是在在地人縣長潘孟安力爭之下,政府斥資四點三億為恆春旅遊醫院改建醫療大樓,恆春基督教醫院也募款集資動土興建醫療大樓,規模較小的恆春南門醫院則想辦法與高醫合作。

期間,有一個很好的契機,潘孟安縣長利用中央執政的優勢,硬是向退輔會爭取到屏東設立屏東榮民醫院,可惜落點卻在大型醫院已經院滿為患,而且與高雄只有一溪之隔的屏北地區,成了效益大打折扣的錦上添花。如果,當初把這家屏東榮民醫院再往南推到恆春半島,或許就是「雪中送炭」平衡南北的雙贏德政,至少,可以就近照顧三軍聯訓基地及中科院九鵬基地等國防部的關係企業,以及有核災風險的台電核三廠,可惜了。

還有一件,就是在媒體炒作下搞笑的「空警支援急救後送」,此事還勞動政務委員唐鳳煞有介事出面開協調會,結果可想而知,空警隊一口回絕。其間牽涉到許多異想天開的技術難題,先把急救病人送到五里亭機場,同步申請空警調機接人,再送到小港機場轉送到大醫院,機番折騰下來,時間也差不了多少。於是,把問題擴大為「空勤在五里亭機場駐點待命」,這下又「頭大過身」。況且,何種危急的病患可以上機?費用誰出?賴賬怎麼辦?也不要想像上機的都是感人的搶救孕婦、獨居老人腦溢血、學童溺水等,如果是黑道尋仇火拼、酒駕撞牆、吸毒過量等重症,雖說就醫療的立場一視同仁,但是,難免有「機出無名」的質疑。

既然搶救要爭取時間,於是,爭取從南二高或八八快速道路終點,興建延伸到恆春的快速或高速公路,就成了另一個戰場。然而,就算爭取到醫療專用的快速後送到路,對恆春人還是不公平,沿途送醫不一定救得回來,而且,還要付一筆不便宜的救護車出車費用。

要徹底解決恆春半島的醫療問題,有三個要件,硬體的大樓、精密先進又昂貴的設備、高薪的醫師與負荷過重的護士等醫療人員。

蓋大樓,那是中華民國政府最擅長的專長,已經蓋了。
潘孟安:現任屏東縣縣長。曾任中華民國立法院立法委員、民主進步黨黨團幹事長、屏東縣議會議員。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老蕭至親病逝打擊過大 崩潰痛哭無法平復 (10 小時前)

獅子LION 2019全新專輯《美麗、醜與我》將於29日發行,專輯第二波主打〈蕭志達〉,一開始公佈這首歌名,許多人都對這個名字感到陌生又好奇,原來是主唱老蕭獻給他已故的叔叔—蕭志達先生的歌,2019年初因… 詳全文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