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花蓮地震災難醫療站服務的點點滴滴

  • 分享

醫療站當班任務交接後,他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了民宿,洗了個熱水澡,把身上充滿腥臭的衣物換掉,躺在床上,閉上眼晴,卻怎麼也睡不著。燈光熄了,兩耳之間充斥吶喊、鑽牆、哨子、震動、救護車、無線電、建築物在餘震中呻吟的種種的聲音;同時腦海中不斷快速滑過一幕幕在雲門翠堤災難畫面,斜倒的危樓、暴露的鋼筋、狂下的暴雨、拚命的特搜、熱心的志工,醫護努力,最後一個畫面凝聚著一具躺在屍袋裡蒼白的女性顏面,放大的瞳孔。他默默的告訴自己:「我們己經盡全力了,您安息吧!」然後他睡著了,醒來要繼續回來醫療站服務。

他是誰?他是安南醫院急診醫學部符凌斌部長,就因為在2月5日,安南醫院剛與台南市政府消防局簽訂災難合作備望錄,說明一旦有災難發生,在醫院同意下,派遣隨隊醫療團,跟著特種搜救隊進入災區,執行任務。回想起來,符醫師苦笑的一聲:「當初認為備望錄簽一簽,搞不好十年都用不上;沒有想到隔天就要出勤,實在是不可思議!」;回想當天,凌晨00時30分接到消防局災害搶救科蔡承諭股長聯絡,詢問安南醫院是否能夠出動一組醫療團隊協助特種搜救隊執行花蓮震災任務;符隨即回報林瑞模院長,在院長的指示下,立即進行召回作業,與急診科主任胡耿瑋、護理部陸乃甄督導、謝士瑋護理長、許旆瑄與陳柏叡護理師,回到醫院整理裝備,約凌晨2點即在南科分隊集結,準備出發。

訪問符這次救災的深刻感想,符凌斌部長表示,有許多令人感動的地方,第一個是很感動這次整個醫療站設置的過程,在花蓮縣衛生局鍾美珠副局長、周傳慧科長、林燕孜科長坐鎮下,與軍方、各家醫院來支援的醫護同仁,以及民間團體合作,共同擬定各種策略及整合方式、調度人力、排定班表、物資管理、動線規模,合作無間,實在是令人感動;第二個很感動是有強大的隊友;過去安南災難醫療隊己經建置完整,召回的同仁很清楚自己的任務,到院後分別準備各項醫療器材、藥品、衛材、病歷,僅花了不到1個小時間;同時,在災難現場許多他院醫護如奇美、部桃、林長、嘉基、高榮及民間團體如屏東金鳯凰緊急救護協會、臺灣災難醫療隊發展協會等,都是老戰友,有著對災難應變的共同默契,良好的溝通;第三個很感動的是,花蓮人真的是人美心好,S&W民宿提供我們五間房間休息2天,完全不收費,老闆還親自駕駛自災區接送;慈濟人更不用說,發揮了很大的後勤效果;第四個感動是醫院內部冋仁,許多人自告奮勇的調整班表,讓支援到災區的隊員們出勤時較沒有後顧之憂。

記者再問到有什麼難過的地方嗎?符凌斌沈默了一下,說:「我們整個醫療站這幾天來處理了五位死亡傷患,20位因搶救而受傷的搜救隊員;我們期待能夠救出更多的人,但仍是不如人意,實在遺憾!」另外,符內心裡面覺得最對不起的就是自己的家人,因為沒有顧及家人的感受,就決定要到災區進駐,讓家人擔心害怕,實在是不是一個好兒子,好丈夫以及好爸爸;去醫院時,還是太太親自送去,一聲「小心」,道盡了所有的心意。

安南醫院說明,其實,其他團隊成員也一樣!胡耿瑋,經驗豐富的災難醫療專家,安南災難醫療隊的隊長,2個小孩的爸爸,最小的才1歲,值勤到第3天電話傳來小朋友一聲聲呼叫爸爸什麼時候能回家的聲音,也不曉得如何回答;連續2天在災區值12小時大夜班,下班後天搭火車趕回台南上班;陸乃甄,被隊員號稱有什麼還能難倒她的,災難醫療隊的副隊長,是二個小孩的母親,接到通知,二話不說開車到醫院,整理裝備;在醫療站解除任務後還在災區留下來繼續照顧特搜的健康,堅持到最後;謝士偉副隊長,十項全能,在出發前非常猶豫;看到身邊的太太,還有2個不到2歲的孩子,心裡想到當多數人都想逃離災區的時候,我們卻往死裡衝,實在是放不下家人;在關上家門那一刻,他看到太太眼底的淚光,內心糾結!許旆瑄,對後勤工作非常熟悉的隊員,第一時間回到醫院,準備所有醫藥材;陳柏叡,第一個在line群組回覆能支援的隊員,家住花蓮,開了9個小時的車,但過門而不入,直接到災區進行醫療服務。

看起來安南災難醫療隊真的令人敬佩啊!符凌斌部長表示:「其實我們一點都不值得敬佩,我們待在的地方是災難現場的冷區與暖區;真正應該令人敬佩的是那些在災難倒塌建築物裡搶救人命的特搜,消防人員以及其他工作人員;他們是真的冒著生命危險,在一波波高達四級至五級以上的餘震中,拿自己的生命,去換一個極可能己經逝去的生命冰冷遺體。」臺南市特種搜救隊,共出動32人,由大隊長陳坤宗及蔡承諭股長領軍救災,還有許許多多其他縣市的特搜,都是這場災難的英雄。(照片由安南醫院提供)


LINE:LINE(中國大陸稱連我)是由韓國NHN株式會社在日本的子公司LINE 株式會社開發的一個智慧型手機應用程式,在2011年6月發布。用戶間可以通過網際網路與其他用戶進行語音通話或傳送簡訊。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