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上的六四倖存者滕彪 投入維權終不悔

「在精神上,我是那場大屠殺的倖存者」。30年前,滕彪還只是個高中生,但六四的衝擊和啟迪,開啟了他投身法律維權的生涯,既領教了中共的蠻橫,但終也遠離了心繫的故土。

雖然,滕彪沒有在30年前「六四」的槍林彈雨中倒下,但他以「接棒人」精神全力投入法律維權,為遭受不公對待的民眾抗爭時,也曾被在獄中被按倒在地,遭到肉體和精神的折磨。

然而,看到如今身陷囹圄、仍被中國當局關押的其他維權律師,已經在美國安身的滕彪,心中不時浮現出「倖存者的罪惡感」。這種「倖存」的根源,還是來自30年前驚天動地的六四。

1989年6月,出身東北的滕彪,還是吉林省地處偏遠的樺甸縣高一學生。那時,身為小縣城的中學生,他對外面的世界依然懵懵懂懂,根本不知道「六四」是何物。唯一的認知,就是官媒裡成天宣傳的「北京反革命暴亂」,而唯一的選擇,就是對這種宣傳照單全收。

滕彪的高二和高三這兩年,對慘劇真相一無所知,只是埋首書本考大學。因為他只知道,在小縣城如果考不上大學,就準備一輩子種地。

1991年考上北大法律系,可說是開啟滕彪人生的一把鑰匙。雖然與「六四」擦肩而過,但也讓他註定要走出農村,投入未知的一端,最後站在中共的對立面。

那時,「六四」剛過,中國全面管束學生的思想。剛考進大學的新生,得5年才能畢業。因為,進入大學唸4年書之前,男生得先接受一年的軍訓。就這樣,滕彪和同屆的大一新生,就被送到石家莊的解放軍基地受訓一年。

雖然痛苦且無奈,然而,滕彪卻在這一年的軍訓課裡,接觸到了同學們傳閱的地下刊物。而這些刊物裡,鮮活地描述著「六四」的殘酷真相,讓他頓時茅塞頓開,從官方的洗腦教育中一步步覺醒。

可以說,對滕彪而言,中共當局的大學新生軍訓,完全沒有發揮洗腦的目標,反而讓腦子醒了過來。

1992至1996年,滕彪從茅於軾、賀衛方、錢理群這幾位北大自由派名師及西方著作處,接受到更多的思想啟迪。加上「六四」逝去不遠,自由主義的思想猶存,奠定了他追求民主人權的理念。

而學法律的背景,更讓滕彪認定,中國需要建立真正的法治社會,才能推動真正的民主人權。

大學畢業後,滕彪留校繼續攻讀碩士、博士學位,中途並考取了律師執照。但基於上述理念,他仍決定把學位拿到,再去執業。而在博士班的3年,他便經常與同學許志永、俞江討論中國法律存在的種種問題,展露了他對法律維權、保障人權的執著。
習近平:於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屆一中全會上當選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及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現任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最高領導人。習近平是第一位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出生的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國最高領導人。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