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馬悅然 陸學者:他推廣兩岸文學作品不遺餘力

著名漢學家馬悅然瑞典時間17日辭世。曾與他有過交往的中國文學學者陳思和說,馬悅然對於中國文學的誠懇和熱情令人印象深刻,他對翻譯和推廣兩岸的文學作品不遺餘力。

復旦大學圖書館館長陳思和今天接受中央社記者採訪,回顧與馬悅然的互動並評價馬悅然對中國文學的貢獻。他首先說了一個跟台灣詩人羅門有關的故事。

1996年,陳思和和作家余華等人到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開會,期間受邀到馬悅然的家裡。聊天時得知馬悅然正在翻譯一本台灣的詩選,有(啞)弦、商禽等詩人的作品,「我提醒他,台灣還有一位詩人叫羅門,很優秀的」,馬悅然立刻記下他的名字。

過兩天,陳思和回到上海,寫信給羅門,要他寄詩集給馬悅然參考,豈知馬悅然已早他一步,透過聯合報聯繫上羅門。

陳思和以此為例,說馬悅然這樣一個忙碌的諾貝爾文學獎評委、又是享有崇高地位的漢學家,「未必要理我」,但卻把這樣的事放在心上,而且動作很快。

陳思和說,從這件事便能看出馬悅然非常誠懇、認真,他對中國文學、台灣文學的推薦不遺餘力,充滿了熱情,希望讓世界知道這些作品。

2005年,陳思和擔任復旦大學中文系主任及「上海文學」雜誌的主編,邀請馬悅然夫婦到復旦作客。期間馬悅然講了兩次關於漢詩的課,「他自己朗誦,講得好極了」。馬悅然用漢語寫下的短篇小說,還刊登在「上海文學」。

法籍華裔作家高行健2000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當時在復旦的演講上,曾有學生問馬悅然,為什麼中國人沒有得到諾貝爾文學獎。馬悅然回答:「諾貝爾文學獎從來不問哪一個國家應該得獎,只考慮好作品有沒有得獎。」

陳思和解釋,馬悅然對中國文學一往情深,但這樣的表述,更明確了諾貝爾文學獎的範疇。

馬悅然是諾貝爾文學獎評委裡唯一一位精通中文的人,在華人的「諾獎情結」下,他曾多次對媒體表示,中國有很多好的文學作品,但沒有足夠多的翻譯讓海外認識。

陳思和說,馬悅然對於中國文學走進世界有很大貢獻,畢竟諾貝爾文學獎受到舉世矚目,馬悅然對中國文學的推薦是舉足輕重的。

曾有另一名瑞典的諾獎評委告訴陳思和,第一個進入諾貝爾文學獎入圍的中國作家是1988年的沈從文,但同年5月沈從文過世,此事就沒有再進行下去。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