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情味的北京小店和異鄉人 哪去了

北京低端人口專題1(中央社記者邱國強北京22日電)北京的大街小巷,原本總能見到不少不太起眼、但價格親民許多的小吃店,或是賣飲料、配鑰匙的小舖。然而這兩年來,這些小店舖卻一間間地關門,人去樓空,留下空嗟嘆的客人。

而在北京五環以外的郊區,原本存在著許多成衣廠、建材行、家具店,乃至於許多外地民眾在北京棲身的低矮民居,也在這兩年內被大片拆除。特別是2017年11月的大興大火,更加速了這些地帶的消亡。

那場火,引來北京對郊區及城鄉結合部的大力整頓,也帶入「低端人口」的話題。

上述原因,讓那些棲身北京郊區的異鄉人只能四散,有的往內搬,有的往外搬,更多的只能回老家。這讓北京市常住人口兩年內少了18.7萬人,達到了官方「紓解北京人口」的目標。

原本熱鬧的小巷,被封住店面的灰磚佔據了視線,看上去雖然清爽了些,卻少了生機;而郊區原本密密麻麻的民居和商舖全被推平,成為一片片塵土與蔓草,再搭配著一道道綿長的圍牆。這兩幅畫面,成了北京這兩年新形成的風景。

來自蘇北的紅姐,對這一景象感受最深。因為,她曾在西城區的小飯館工作,也曾住在四、五環之間的廉價公寓裡。結果,小飯館在2018年初被迫關門,她住的公寓更在2017年底被視為違建而拆除,只好另擇住所。

「不搬,又能怎麼辦呢」。擁有蘇北人韌性的紅姐,當時面對「無處可居、無工可做」的險境,趕緊先往內搬到四環邊上,和2位外地朋友合租一間樓房。再另找工作,總算捱過這個危機。但她如今回想這一切,只嘆了一口氣,沒有多說。

在當時,有紅姐同樣遭遇的北京外來人口,並不算少。而碰到「無處可居、無工可做」二者之一的,就更多了。但像她這般兩樣都碰上,卻還有本事留在北京的,就似乎不是很多了。

至於被整治「開牆打洞」而關店的小商舖,員工們面臨的是立即失業的危機,老闆們則想著「何處才能再開張」。明年滿60歲的老方,2018年初便因此關掉自己的小飯館黯然離開北京,先回山西老家開包車,今年3月才轉戰天津,重新開張,但生意已經回不去了。

「飯館哪兒都能開,人都要吃飯」。但看似豁達的老方,至今仍清楚記著2017年當時街道辦、城管上門軟硬兼施的情景。他說,基於自己的文革經歷,整條街上看上去,「那氣氛就不對了」。

這一切的無奈,得從北京的自然環境及居住環境說起。

北京,擁有1.64萬平方公里的面積,相當於台灣的45%,但卻擁有近2200萬的常住人口,若加上非常住人口,北京的人口已經超過台灣。然而,北京有一半的面積是山地,造成2000多萬人只能居住在約8000平方公里的平地,使它早已掛上了「大城市病」的病號。
習近平:於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屆一中全會上當選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及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現任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最高領導人。習近平是第一位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出生的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國最高領導人。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