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釋法爭議一次看懂 硬幹恐再掀動盪

香港主權轉移以來,人大有5次釋法前例,卻有高達4次不符程序正義,引發社會反彈。香港立法會議員楊岳橋表示,若人大再度違反程序釋法,將嚴重衝擊「一國兩制」信心。

※人大釋法在香港基本法中的法源依據

根據「香港基本法」第158條規定,基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大常委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基本法關於香港「自治範圍內」的條款自行解釋。

但如香港法院在審理案件時需對基本法關於「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關係」的條款進行解釋,而該條款的解釋又影響到案件的判決,在對該案件作出「不可上訴的終局判決」前,應由香港「終審法院」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對有關條款作出解釋。

※「禁蒙面法」違憲 人大釋法疑慮再起

香港高院18日裁決「禁蒙面法」立法方式違憲,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19日對此表達強烈不滿,並稱香港法律是否符合基本法,只能由人大常委會判斷和決定,人大常委會正在研究一些人大代表的有關意見與建議。

外界分析認為,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的上述表態,暗示將6度釋法,且可能罔顧程序正義,直接推翻香港高院裁決,令外界憂心所謂「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再度淪為一紙空談。

香港執業大律師、現任公民黨黨魁、香港立法會議員楊岳橋表示,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在司法程序走完前就跑出來講話,可謂「非常不智」。

他說,就目前情況來看,港府一定會就高院的裁決結果提出上訴,因此距離人大釋法至少還有兩關要走,一是高院的上訴庭,再來就是由終審法院請人大釋法。

※人大5次釋法 4次不符程序

根據基本法,人大釋法應由終審法院請全國人大常委解釋,然而在香港主權轉移迄今22年來的5次釋法中,北京僅一次遵循這項程序,其餘4次都不按程序進行,因此提到人大釋法,港人情緒複雜。

5次釋法分別發生在1999年、2004年、2005年、2011年、2016年。除2011年因應外交事務而做的第4次釋法是由終審法院所提出外,第1、3次提出釋法者是行政長官,第2、5次是全國人大常委會「主動釋法」,皆不符程序。

其中最具爭議的人大釋法是2016年的第5次釋法,這次釋法源於多名立法會議員在宣誓時被指涉嫌「辱華」。最終人大常委會「主動釋法」,直接導致6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被褫奪資格。

香港學者梁啟智曾撰文分析,2016年的人大釋法嚴重違反程序正義,並至少衍伸出以下問題。

延伸閱讀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