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影響深遠 香港人認清專制極權

六四事件影響深遠 香港人認清專制極權
(圖/美聯社)

天安門事件改變中國的發展格局,對兩岸三地影響深遠。當時的英國殖民地香港,走向九七主權移交的過渡期,而八九民運,也喚起香港民眾對民主、自由渴望,但因應武力血腥鎮壓,讓香港人夢醒,認清中共專制極權現實。直到現在,中港矛盾持續加深,而對於台灣來說,1989年像是兩岸的歷史交叉點,隔年台灣發生野百合學運,時任總統李登輝接受學運訴求,在91年廢止動員戡亂、終結萬年國會,讓台灣就此走向民主轉型。

巨大的坦克車重現中正紀念堂廣場,年長的陸客看到裝置藝術,抱持戒心,不願多談。而年輕人的腦海中,六四這段歷史完全被消音。

六四事件影響深遠 香港人認清專制極權

中國人的六四集體記憶,宛如當年天安門廣場上的「民主之神」雕像,早被坦克輾碎、埋葬在1989年。反觀台灣,成為當今兩岸三地中,能夠最沒束縛、自由談論六四的一塊土地。華人民主書院主席曾建元表示,「如果不是前一年,六四大規模犧牲,我們不可能有那麼大的決心,跨那麼大步,來擁抱民主。」

回頭看1980年代末期,那是兩岸政治自由化氛圍距離最近的年代。台灣剛解嚴,儘管言論審查還是存在,但人心浮動,對自由充滿期待,這股情緒投射到天安門廣場,中正紀念堂這頭也湧進萬人靜坐聲援。隔一年人民再度集結中正紀念堂,野百合學運爆發,這時的國民黨,已對流血鎮壓警惕在心,曾建元認為,「它的教訓,我想大大提醒當時國民黨政府。」

時任總統李登輝,1991年廢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萬年國會走入歷史,台灣與中國政權發展,就此走向截然不同的道路。時空來到1989年5月底的香港。草蜢、成龍、鄧麗君、梅艷芳等,香港1980年代最知名的演藝人員,12小時輪番上台獻唱,要為遠在北京的群眾運動募款。影歌星公開談論政治、聲援民主,如今還有多少人記得這一幕?

香港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表示,「到了80年代我們香港的前途出現問題,那麼我們參與了香港的民主運動,(除了)爭取港人民主治港,那時候我們很清楚,是沒有其他的選擇。」

當時香港進入九七主權移交的過渡期,港人正思考怎麼面對與中國的關係,北京爆發學運,也喚起港人的責任感,原本埋頭賺錢的百姓,對中共還不太了解的青年,上街關心香港人的政治前途,港人也想和北京對話、爭取民主。

華人民主書院校長阮君行說,「(口號是)今天的中國,明天的香港,比如說我媽媽,她從來不去遊行,她一生去遊行,就因為六四。」

只是,槍響夢醒,六四屠殺讓香港人認清,中共專制極權的現實。六四新生代主席劉家儀認為,「但是我覺得八九(民運)之後,國民黨式的反共已經消失了,我們是用那種普世的核心價值,來對抗這個專制的政權。」

六四事件影響深遠 香港人認清專制極權

(圖/美聯社)

手握著燭光,每一年6月4號,維多利亞公園都會點燃這段記憶,香港是中國境內唯一可公開紀念六四的地方,隨著主權移交後港中矛盾加深,2014年雨傘運動爆發的同一年,紀念人數一度來到高峰,反映中國「一國兩制」在港人心中呈現動搖,今年港府推行逃犯條例,更被視為中共對異議人士的打壓。儘管也有本土派質疑,緬懷六四無法改變現狀,但也有一群人深信,唯有中共政權願意鬆開極權、平反真相、道歉,社會完成民主化的未竟之業,人民才有自由呼吸的一天。
中正紀念堂:中正紀念堂是中華民國首都臺北市中正區一座為紀念前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而興建的建築,也是眾多紀念蔣中正總統的建築中規模最大者。落成以來成為臺北市在國際上最著名地標之一。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