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國家隊醫尋求德國庇護 向IOC揭中國體壇使用興奮劑的黑幕

  • 分享
1名中國前國家隊隊醫日前抵達德國,並向德國尋求政治庇護,據悉,這名隊醫因了解中國體壇使用興奮劑的內幕,遭到中國政府多年打壓與威脅,她多年來記載的68本工作日誌也已攜出中國,準備提交給國際奧委會(IOC),揭發中國體壇的黑幕。

法國取經如何使用興奮劑

這名隊醫薛蔭嫻現年79歲,1963年畢業於北京體育學院(現為中國體育大學),畢業後被分發到國家體委(現中國國家體育總局)工作。

薛蔭嫻曾任國家體委訓練局首席運動醫學專家,兼任國家體操隊醫務組組長,先後在中國國家田徑隊、男女籃球隊、女子排球隊和國家體操隊內任職。

薛蔭嫻在中國體育界服務了35年,親眼目睹了中國運動員在政府官員逼迫下大量使用興奮劑的內幕。

#薛蔭嫻 認為真相遠未全部曬到陽光下,她以2012年中國游泳隊運動員 #葉詩文,在400米混合泳比賽中的最後100米自由泳後程衝刺階段,超出男子金牌得主速度這一違反科學及常識的案例提質疑,那就是中國體育仍未摒棄使用 #興奮劑。 https://t.co/ZiBR6hr650 pic.twitter.com/zFraG9TCdF

— 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 RFA (@cantonese) 2017年8月9日

根據薛蔭嫻的說法,20世紀80年代,中共體委官員在內部會議上發出指令,要求中國運動員全面使用興奮劑。在時任中國體委訓練局副局長陳先的主持下,派遣國家隊隊醫陳章豪前往法國取經,學習使用興奮劑。

1979年4月至6月,陳先在法國學習了3個月後回國,在時任國家訓練局副局長李富榮的主持下,讓中國國家隊開始使用興奮劑。當時,李富榮將這種興奮劑稱做「特殊營養藥」。

興奮劑時代

中國的游泳、田徑和體操等金牌項目,都曾大量使用興奮劑,中國前羽毛球國手李玲蔚、中國昔日游泳隊「五朵金花」和中國女子排球運動員巫丹等,都曾先後被檢測出使用興奮劑。

薛蔭嫻強調,中國體育官員一方面強迫運動員服用興奮劑,另一方面,則積極研究規避藥物檢查的方法,想盡辦法逃過各項大型國際賽事的藥檢。

1986年漢城(現為首爾)亞運,陳章豪要求中國運動員在訓練和比賽時都服用興奮劑。參加亞運的羽球選手李玲蔚遭爆出使用興奮劑,當時的國家體委為了掩蓋真相,以「誤服感冒藥」為藉口進行搪塞,還把責任都推到了當時隨隊護士黃美玉的身上,讓黃美玉險些自殺。

薛蔭嫻清楚記得,陳章豪曾要求她為知名中國體操選手李寧注射興奮劑,但薛蔭嫻不從,1994年日本廣島的亞運會上,多名中國游泳隊隊員也呈現服用興奮劑的陽性反應。
奧運:奧林匹克運動會(希臘語:Ολυμπιακοί Αγώνες,英語:Olympic Games)常簡稱奧運會或僅稱奧運,後因有別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又稱之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是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主辦的國際性綜合運動會,每四年舉行一次。奧林匹克運動會最早起源於兩三千年前的古希臘,因為舉辦地在奧林匹亞而得名。後來古希臘沒落,奧運從此停辦了近1,500年,直到近代,19世紀末由法國的顧拜旦男爵創立了有真正奧運精神的現代奧林匹克運動會。奧林匹克運動會現在已經成為了和平與友誼的象徵。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小編特輯
我是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