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服於選票 安倍財政改革恐將止步

  • 分享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28日解散國會後,提前於10月22日舉行大選,安倍此舉也是為了北韓立場和財稅新計畫,徵求新的民意授權。

儘管由民粹主義者小池百合子主導的新政黨「希望的黨」打亂了日本10月大選的節奏,但不論最終由誰獲得勝利,唯一可預期的是,原先的財政改革都將止步,並放鬆政府債務控制。

首相安倍晉三主張藉由上調消費稅獲取的稅入,用於增加教育和其他民生項目的支出,而非償還債務,預計將於2019年10月開始上調。

吸收了日本最大在野黨民進黨的希望之黨領袖小池百合子則持反對意見,「日本尚未擺脫通貨緊縮,因為佔經濟很大比重的消費仍呈現疲軟狀態」,小池因此而認為應該推遲上調消費稅的政策。


希望之黨領導人小池百合子主張延遲消費稅調升。(美聯社)

增加支出是不得已的舉措

在安倍宣布提前舉行大選後,關於財政方面的辯論已轉向將增加多少支出或將用於什麼領域,而不再圍繞日本公共債務設定的範圍內何者可接受。

對此,日本NLI基礎研究所首席分析師櫨浩一表示,「不管哪方勝出,支出都勢必將增加,因為那正是贏得選票的原因」。


安倍曾提出平衡公債的政策,但成效不彰。(美聯社)

櫨浩一進一步解釋道,「極少有議員呼籲進行財政改革,雖然現在還看不出影響,但是無法預期市場若對日本財政喪失信心時,會在什麼時候引發債券殖利率(Bond Yields)大漲」。

日本龐大公債成經濟隱憂

然而,日本目前的公共債務總額已經達到整體經濟規模的2倍之多,是所有工業化國家中債務負擔最重的國家,因此如果再增加財政支出,將可能危及日本經濟。

以短期的眼光來看,日本不斷膨脹的公共債務迄今尚未對債券市場造成很大影響,這是因為日本擁有龐大經常帳盈餘和充裕的國內儲蓄,投資者相信其擁有償還債務的能力。

但長期風險在於,人口老齡化的加速,導致日本社會保險支出不斷擴大,這便成了制約政府財政的主因。因此日本一旦受到借款成本突然飆升的衝擊,即可能對經濟造成嚴重打擊。


日本是所有工業化國家中債務負擔最重的國家。(湯森路透)
梅克爾:德國政治家,有鐵娘子之稱,是歐洲繼柴契爾夫人後,最具影響力的女性領導人。2005年,她成為德國歷史上首位女性聯邦總理,她也是兩德統一後首位出身前東德地區的聯邦總理。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小編特輯
我是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