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青海/青藏高原上潔淨的山泉水--瀾滄江源頭

  • 分享




本報專案組:

紮那霍霍珠地是茫茫草原中的一座小山,也是長期以來被當地藏民認為的瀾滄江源頭。紮那霍霍珠地是東經93°54′36″、北緯33°13′00″、海拔5500米的一座小山。

而此山北部的紮加曲則發源於薩日喀欽山北部的局訥通(東經93°52′12″、北緯33°15′57″、海拔5024米),周邊30步大約3處滲水,形成源泉,泉的周圍有些許小草,水開始往下流,形成3條小溪,然後大約在40米處合而為一,有45釐米寬,4釐米深。紮加曲從紮那霍霍珠地北面向東流去。

1994年,佩塞爾曾沿紮加曲逆流而上,到達海拔4975米的魯布薩山口,並宣佈那裡就是瀾滄江的源頭。佩塞爾說:“它完全不引人注意,只不過是一塊滲出水的沼澤地。”魯布薩山口(Rup-Sa Pass)源頭的位置實際上是無法找到的地名,他也沒有給出該處的經緯度,僅描述該處為高程4975米的一處沼澤地;然而在平均海拔4 800米的源頭地區對源頭的位置作這樣的描述則過於籠統,而且有人推斷佩塞爾博士給出的位置可能是在吾隴達(推斷的正確與否暫且不論)——即隴冒曲的源頭。通過對衛星影像進行解讀和量測得到的結果是,吾隴達至尕納松多的距離為79.7公里。

在當地藏族同胞的支持下,佩塞爾到達了青海雜多縣薩日咯欽(海拔5354米)與加果空桑貢瑪(E93°54′00″,N33°17′59″,海拔5499.5米)兩座山之間的一個山口,佩塞爾稱這裡為魯布薩山口(隆布拉)(Rupsa-la Pass)他認為那就是瀾滄江的源頭,並把他的發現在英國皇家地理學會註冊。這個魯布薩山口(E93°52′56″、N33°16′32″,海拔4975米),是紮那曲的支流紮加曲的源頭,所在地為“紮那霍霍珠地”山(東經93°54′36″、北緯33°13′00″、海拔5500米),距尕納松多93.0公里。1995年,英國記者傑佛瑞•利恩在英國《星期日獨立報》上發表題為《發現的黃金時代》的文章中稱:“過去130年裡,湄公河挫敗了至少12次尋找發源地的努力。”傑佛瑞想說明,1994年蜜雪兒進行的第13次努力成功了,可事實上,儘管佩塞爾為尋覓瀾滄江源頭付出了常人難以體會到的艱辛,但由於受探測手段的限制,他的努力後來被證實也沒有取得成功,因為紮加曲並不是紮那曲最長的支流,真正最長的支流是紮加曲東面的加果空桑貢瑪曲(海拔5024米,紮加曲距尕納松多93.0公里;加果空桑貢瑪曲距尕納松多204.44千米)。

紮那曲的主流——紮那周底的源頭,即為查加日瑪源頭之說的源頭所在地,其地理位置是東經93°55′20″、北緯33°21′08″、海拔5 200米。通過對遙感影像的分析和量測,此處至尕納松多的距離為97.7公里。紮加曲和西北方向來的加果空桑貢瑪曲匯合後始稱紮那周底曲,紮那周底曲往下,和西南方向奔來的隴冒曲匯合後才正式稱為紮那曲。

紮那曲從源頭出發,一路向東偏南方向流動,在雜多縣境內同其重要支流曲河相匯後,變得不馴,並與南源吉河(昂曲上游)成平行之勢,結伴日夜喧囂著折向南行,約400公里後,由於河道增寬,水深根穩,暴性才收斂了些。這裡正是聞名于青藏高原、造福玉樹藏族自治州20萬人民的百萬畝原始林區。林區位於雜白河西岸,故名“江西林場”。

林苑似的自然景色,使遊人流連忘返。但重任在身的瀾滄江卻不能久留,它只得戀戀不捨地繞過林區北側,緩慢地向東部峰穀間流去。忽然,在這深山峽穀,它又失去了平靜和安寧,滔滔急流,飛起千層浪花,就是魚兒見狀也嚇得截頭縮尾,這就是瀾滄江上著名的“魚愁澗”。雜曲河穿過“魚愁澗”再折向南行,便到了“一線天”和“山崖泉”,這裡是雜曲河在青海境內的最後一個“驛站”。

在“一線天”,可以看到兩座陡峭的高山聳入雲端,假如躺在瀾滄江岸仰視,天變成了一條細細的線,山頂古老的蒼松大有刺破青天之威勢,恰似雜曲河的保護神。而“山崖泉”呢?萬丈峭壁上,有個碗口大的泉眼,似銀鏈,象哈達,直掛山腰,形成很多小瀑布,瀉入雜曲河。當陽光照耀時,那飛濺在山崖上的水花,就象萬點星光,五彩繽紛,耀眼奪目,它為即將離去的瀾滄江,注入了最後一份青藏高原上潔淨的山泉水。

【中央網路報】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