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特約--公司管理/"郭台銘們"紛紛退休 中國家族企業面臨"接班人之問"

(2)海外留學經歷
除早期的童年記憶外,教育經歷也對個人信念與偏好的形成具有重要作用。與家族企業一代相比,大部分二代在海外接受過高等教育,與父輩的教育環境存在巨大差異,他們往往具有更加專業化的管理理念和行業知識。二代的海外留學經歷從三個方面影響著企業的代際傳承。
首先,家族企業二代的海外留學經歷使他們接受了相比父輩更加系統科學的企業運作知識以及管理理論,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他們與其父輩的知識見解不同。其次,個體的教育水準越高,其處理和分析資訊的能力也越強,導致其創新意願及風險偏好也越高。最後,二代在海外留學期間不可避免地會減少與企業接觸,從而對於一代所建立的政商關係、人際關係等緘默資本的繼承會處於一段真空期。
一方面,這些緘默資本本身難以直接傳承;另一方面,這些緘默資本也許是很多接受過西方現代經營理念教育的二代所不願繼承的。而在中國這個“人情關係”社會中,社會關係往往對於企業的發展會起重要作用,這就導致二代如果繼續在父輩的產業領域內經營會步履維艱。
在這種情況下,由留學經歷所導致的兩代人價值觀差異也會促使二代,更傾向於脫離父輩的產業範疇。據此,本文提出另一假設:具有海外留學經歷的家族企業二代,更傾向於通過跨行業並購進入其他行業經營。
(3)家族企業外工作經歷
西方學者的研究表明,企業高管在步入社會後的社會履歷會直接影響企業的經營決策,Custódio研究企業高管的工作經歷對其管理行為的影響發現,具有金融行業工作經歷的CEO傾向於更高的風險偏好,他們在管理企業過程中通常會使公司持有更少的現金以及更高的負債。同時,具有金融行業工作背景的CEO對於企業的財務管理也更加積極,更有能力解決企業的融資約束問題。
高管的社會履歷能夠“外化”為企業價值,例如更高的並購績效、更加經驗化的管理理念,甚至更加專業化的生產模式。出於職業鍛煉和個人偏好的原因,很多家族企業二代在完成正規教育後並沒有直接進入家族企業,而是在家族企業外尋求工作機會。
家族企業外的工作經歷使二代能夠體驗不同於家族企業內部的經營業務及企業文化,有助於其視野的開闊及對行業狀況的瞭解,對於他們的經營方式和經營理念的形成具有重要作用。據此,本文提出如下假設:在進入家族企業之前,具有不同於家族企業所在行業工作經歷的二代更傾向於通過跨行業並購進入其他行業經營。
(4)行業景氣度的調節作用
在轉型經濟中,企業的運營狀況不僅受自身內部條件的影響,也受到外部行業景氣度及宏觀經濟環境的影響。行業景氣度從兩個方面影響著二代對企業前景的預期。
首先,中國的家族企業基本都屬傳統製造行業。在當下實體行業不景氣的情況下,大量的精力和資本投入卻換來微薄的利潤,這種“利潤薄得像刀片、壓力重得如泰山”的行業背景,無疑會進一步減弱二代對家族事業的認可,其對父輩生活方式的偏見也會被放大,從而進一步增加二代進行跨行業並購的動機。
郭台銘:台灣第一大企業鴻海精密、華人第一大民營科技集團富士康科技集團的董事長,以及永齡文教慈善基金會創辦人。他多年名列富比士億萬富翁列表中。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