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特特約--公司管理/衛哲:“人機合一”時代,三種結構決定商業模式

總結一下,無論你是把95後當作消費者還是員工,好玩都是必須的,好用是不夠的。
經濟結構下行:非主流人群>主流人群
中國很快要告別增量經濟時代,進入存量經濟時代了。存量經濟時代還是會有很多優秀的企業切蛋糕的能力強。做蛋糕的時候膽大比心細要重要,但是切蛋糕的時候膽大的可能不如心細的。
經濟結構下行里我只強調一點。前面是好玩比好用重要,在這里是非主流人群比主流人群重要。以前做投資好像見到老外不說中國三四億城市白領,不說中國潛在的幾億中產階級就不代表中國,可中國還有十億人呢,消費升級那十億人也在升級啊。
三個人群非常重要,剛才講的95後是一個,還有一個是農村人群。村里面所有的物價水準都比城里高。河北、河南的資費套餐比我們上海起碼貴兩倍,農村的價格水準是偏貴的,為什麼?因為下農村成本很高。雖然農民收入不高,但可支配收入不低。咱們是房奴,人家自家的宅基地已經造好房子了,加上農村其實可消費的管道不多。
藍領也一樣。在城里藍領放棄了買房買車的想法,而一旦放棄倒也不用成為房奴和車奴了,可支配收入也不低。
你要把大勢想清楚,一個城市怎麼可能沒有低收入人口,但隨著城中村越來越少,這些低收入人口接觸消費的面積將越來越大,這是大勢所趨。所以我說我們要把趨勢看清楚,剛才講的很多都是不可逆的趨勢,比如城中村的消亡,95後、小康1.0、獨生子女2.0、農村人群、藍領,這些都是勢。
所以過去五年發生的:
第一叫95後來了,人口結構調整;
第二叫經濟結構調整,我們要更重視非主流人群。
技術結構轉向:經營人>經營產品
PC互聯網基本上結束了,人人有手機帶來了一個很重要的變化:經營人比經營產品重要。什麼是經營產品?比如說現在我要做預算,去年我做了10億,今年增加30%就是13億,我腦子里想的是我很清楚去年賣了多少個產品,今年我就多賣多少個產品就行了,我們的業績就是產品壘磚頭一樣壘出來的。
第二個,數門頭,去年開了多少店,今年要新開多少店。所以要排新一年的計畫,我就數數門頭壘壘磚頭,業績就出來了。09年我第一次在淘寶做預算,當時做了1000億。當我們要定2010年做多少時,馬雲就說別討論了,我覺得4000億這個數位很好,就這個數位了。
1000億到4000億,我腿直接就軟了,當時1000億已經是中國最大的零售企業了,1000億到4000億一年的時間怎麼做?我傳統的想法是讓財務把1000億的銷售組成給我看,每類產品要多賣多少。他跑過來說,我們不是這麼幹的,這樣,把這1000億是由什麼樣級別的會員貢獻的明細拉出來,就拉出來下面這張表:
這張表每個圖案都代表使用者消費了多少,於是他說,我們現在應該想辦法讓一顆鑽的用戶變成兩顆鑽,讓三顆鑽的用戶變皇冠,因為每升一級都代表你要在淘寶多消費多少。我們以前是壘磚頭,現在人家是數人頭,是經營人。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預算還可以這麼做,我第一次站在用戶角度往上壘上去。你可以想像淘寶的銷售是一個金字塔結構,底下是免費會員,放大四倍就是把這個金字塔幾條邊都往外放大,當你體積變大四倍,其實邊並沒有擴大很多。所以互聯網是經營人的,跟我們思路不一樣。
馬雲:馬雲(英文名:Jack Ma,1964年10月15日-),祖籍浙江省紹興嵊州市(原嵊縣)谷來鎮,後父母移居杭州,出生於浙江省杭州市,中國大陸企業家,亞洲首富,現任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兼執行長、淘寶網、支付寶的創始人。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