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媒體人觀點:浴火鳳凰拜登 單挑川普連任

老媒體人觀點:浴火鳳凰拜登 單挑川普連任

拜登像是「浴火重生的鳯凰」。(資料照片) 今年八月第二週愛荷華州首府迪梅(Des Moines )舉行「愛荷華州黨團」Iowa Caucus 州嘉年華會,熱鬧滾滾。所有準備參加民主黨總統初選的人物都在那裡發表演說,以期2020年二月三日正式舉辦初選的時候爭取黨團認同,多拉選票。嘉年華會會結束後迪梅紀事報公佈民調結果,拜登第一(29%)領先第二名華倫參議員九個百分點、其他依次是桑德斯參議員、哈麗絲參議員和最後的德州前聯邦眾議員比圖·奧魯基(Beto O’Rourke ),其他諸候選人均不列名。

當拜登的民調領先的時候,小額捐款不但上升,「金主」也開始移入拜登陣營內,反觀桑德斯的小額捐款大不如前。捐款多少是一個信心的指標。桑德斯回到自己的陣容內發表演說,並向媒體抱怨說,他從2016 年開始,就沒有受到華盛頓郵報公平的待遇。他進一步指出,因為他站在參議員的立場,曾批評亞馬遜(Amazon )沒有繳稅因而得罪了它的老闆傑夫·比祖斯(Jeff Bezos ),而比祖斯也是華郵的老闆。桑傑斯隨後指出,大企業擁有美國媒體不是正常現象。當「企業媒體」(Corporate Media )入主媒體之後,媒體(Media)本身應有的超然中立立場盡失。對民主社會是一種「傷害」。老媒體人至為認同。

當民主黨正在焦慮沒有適當總統候選人出來對抗川普的時候,拜登像是「浴火鳳凰」出來參加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初選,讓人耳目一新。雖然目前對2020 年2月3日愛荷華州舉行黨團投票選舉還有一段距離,現在說誰勝誰負尚言之過早,不過,從目前態勢看,緊追拜登的只有麻州聯邦參議員華倫,桑徳斯氣勢日漸下滑,而加州聯邦參議員哈麗絲尚屬「菜鳥」,至於其他眾人,就不必談了!

為什麼說拜登像是「浴火重生的鳯凰」呢,因為他也曾受過抺黑、抺紅的傷害。最讓他「沒齒難忘」的心痛是,1992年出來爭取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卻被「爆料」說他的論文有抄襲之嫌,一夜之間,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逼迫他只好宣布退出競選而爭取參與聯邦參議員也失敗,他事後形容有如「喪家之犬」(stray dog)。柯林頓獲得提名代表民主黨出來和老布希爭奪白宮大位。最後柯林頓贏得勝利。在此同時,拜登「抄襲論文」之事獲得校方澄清,還他清白。拜登的聲望回升之後,選上民主黨的聯邦參議員,任內主導外交事務,成為傑出的聯邦參議員。他在參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期間,經常到國外考察美國外交事務,對國際事務的深刻了解,在外交委會中,無人能及。2008 年歐巴馬競選總統,選中他為副手,襄助外交國際事務。距離他退出競選相隔已有16 年之久!

2016 年大選,他的策士勸說他出來選舉,但是他始終沒有表態。事後他接受脫口秀「天后」歐普拉的訪問時談到這件事,他很坦白對歐普拉說,他不出來有兩個原因,首先是希拉蕊在卸下國務卿之後,就積極佈署要爭取2016 年總統大選民主黨的候選人,從12-16 這四年間已布局完成,加上歐巴馬總統支持,因而他決定不出馬來和希拉蕊爭取提名。其二是他的長子在阿富汗為國捐軀,他不願意在此時此刻出來參與政治活動以免長子的亡靈受到「干擾」。2019年他看到民主黨沒有重量級人士出來挑戰川普,因而他抱著「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的心情而出來參與民主黨初選,以期能完成未竟之志!

當拜登還沒有做出最後決定的時候,又有人出來對他「抺黃」。一位沒有透露姓名的女子對媒體表示,拜登做參議員的時候,她是他的助理,拜登對她曾有「性騷擾」的舉動,不過,這只是「一日新聞」而已。隨後再也沒有媒體報導。當拜登參加第一次辯論的時候,加州聯邦參議員哈麗絲曾攻擊他有「種族歧視」的紀錄,雖然拜登在辯論當時處於下峯,但事後的民調顯示,拜登還是遙遙領先其他候選人,成為最大贏家。老媒體人認為,拜登經過「抺黑」、「抹紅」和「抺黃」諸多挑戰,最後都安然度過,已鍊成「金鋼不壞」之身,「百毒不侵」了。

目前拜登在黨內最大挑戰者是華倫參議員,但是她屬於中間偏左的自由派人士,不屬於民主黨主流派,最後能獲得多少支持,就要看2020 年2 月3日在愛荷華州舉行的黨團初選和一週之後在新罕布什爾州的黨員投票初選結果,如果拜登獲得勝利,氣勢揚升,將是「浴火重生」,直接挑戰川普連任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 (作者楊本禮為資深媒體人暨作家)
【大華網路報】
拜登:小約瑟夫·羅賓內特·「喬」·拜登(Joseph Robinette "Joe" Biden, Jr.,1942年11月20日-),是美國民主黨籍政治家,美國副總統。他屬民主黨籍,是德拉瓦州的前任資深聯邦參議員。拜登連任六屆任期,是該州服務時間最長的參議員。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