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下的聲音--在拉斯維加斯聽費玉清封嘜演唱會

我們一群耆老都已是隨心所欲的高齡,在報上看到了年紀小我們一輪的費玉清,要在拉斯維加斯開個封嘜演唱會。平素只聽些老歌,企圖在那優美懷念的旋律裡緬懷往事的大伙兒,就決定不辭勞累搭機前往捧場,並順便試試手氣。常在報上讀到粉絲們說:「聽費玉清的歌長大的」,我們卻只能說:「聽他的歌慢慢老去的。」

好幾年未來維加斯,猶記得上回專程來此欣賞墨裔美女「翹臀珍」,珍尼佛。洛佩絲(JenniferLopez)的演唱會,她的粉絲大部為墨裔青年,從第一首歌起就棄席而立,聞歌起舞,臺上跳,臺下也跳,完全不考慮後座人的視線。忍不住客氣地拍下她們的肩膀,要求她們坐好,沒想到轉過頭來是怒目相向,毫無敬老之心:「我們要跳舞啊」。整場演唱會中,我們只能在她們晃動不已的肢體間,快速瞄眼舞臺上戴歌戴舞的珍尼佛。且不說一晚下來脖子痠疼,更是一肚子火。特別是老聽她們以西語尖叫:「速尬、速尬」,我拿起手機請教墨裔友人,原來「速尬」就是英語裡的甜心(Sugar、Sugar),心裡期待費玉清的演唱會應該一片祥和才是。

此行來維加斯辦理酒店登記手續時,老伴在證件中夾帶一張$20給櫃臺小姐,然後暗示她希望能夠免費升等,由普通房間換成套房,這種近乎公然行賄的場面讓人不安,我特意避開一點距離,低聲地用中文問老伴:「收不收啊?」但見老伴回眸一笑暗示事情搞定,我們開心地住上頂層的豪華套房,房間內還有一間面積不小的會客室。後來才知道,如果她們有困難調房間的話,$20會立刻退還給你,不會不收白不收的,老美作事挺講道理的。這已經是一項公開的秘密,此招在維加斯每一家大飯店皆行,當酒店房間賣不出去時,不住白不住的理說得通,對酒店也毫無損失。

費玉清的演唱會在某家大酒店附設的體育館內舉行,可以容納萬人以上,這家賭場雖也有旅館部,但是我堅持不住這家,原因是幾年前,這家賭場曾在外面露天大廣場,舉行一場鄉村歌曲演唱會,吸引了幾萬人圍聚聆賞,在酒酣歌熱中,一位白人槍手由酒店房間靠街的窗口舉槍向下連環掃射,讓廣場的觀眾不明子彈來自何處,躲都沒得躲,當場死了五十多人,傷者無數,兇手也當場遭擊斃,想起這樁悲劇,雖已事過境遷,步入酒店時仍然感到一絲忐忑。

華人歌手能在維加斯開演唱會是一件無上光榮的事,最早開啟這風氣的當推鄧麗君、甄妮等。但見華人觀眾大部為銀髮族,由他們年輕的第二代扶著或推著輪椅進場。上座約八九成近萬人,不得不佩服年近六十大壽的費玉清仍有如此的號召力。我對費本人相當熟悉,常在螢光幕前看他表演,數十年如一日,長青樹般的他,多年長相如一,細皮白嫩的,人很斯文,永遠一套西裝,打根細領帶就是他的登臺裝,而且一套西裝唱到底,不時興像其他歌星動不動換行頭,講起話來細聲細氣,頗富哲理,不膚淺,他的黃笑話令人捧腹,笑而不虐。他的唱功更是一流,特別是舊上海時代流傳的老歌,他詮釋得比一些女歌星更富味道,唱歌咬字純正,歌聲空靈,高音階部份見他墊起腳尖,習慣性地抬頭微仰,立刻高音揚起,順流而過。舞臺沒有佈景,更無炫麗的燈光變化,僅有一張小方桌,上有清水一杯及小抄數張,猛一看還以為是相聲表演。

他的招牌歌特多,而且老中青三代皆有代表作,因此他的歌迷三代通吃,演唱曲目及曲風的安排皆能隨著不同時代演譯,每首曲子的來龍去脈、作詞、作曲、原唱人、時代背景皆有詳盡的介紹,仿若上了一堂多彩多姿的音樂課。他能唱多種方言的歌,發音標準,滿足了不同省籍人士的渴望;他清唱與周傑倫合作的《千里之外》給九○後的年輕人聽,唱《上海灘》給廣東老僑聽,唱《落雨聲》給臺籍人士聽,唱《鳳凰于飛》給老上海聽,還精挑一些往昔的八點檔連續劇中的經典曲來唱,特別是最近轟動華人圈的宮鬥劇「延禧攻略」中的《雪落下的聲音》,纏綿動人的愛情故事,雋永的歌詞在費玉清幽柔的歌聲裡宛轉如雲下。

我常想單身的他,以音樂作為終身的職業,與世無爭,無繁務為擾,畢生就是翻唱優良的老歌,將它們傳唱下去,他的歌唱領域也許僅有那一小掛,卻足以撫慰多少人心,這樣的生活形態不啻是讓人稱羨的。也許有了年齡,在演唱中的他頻頻喝水潤喉,見證了歲月的不饒人。在喘氣稍歇中,他愛與臺下粉絲侃侃而談,如數家珍般;他坦承自己運氣好,早生了幾十年,在歌壇上沒有太多的競爭對手,否則憑他的長相及嗓子,在當下的歌壇中很難闖出名堂來,此言雖略顯謙虛,倒也道出當今歌壇生態的長江後浪推前浪,他也不避諱大方地談他的感情事,直指媒體老愛亂點鴛鴦譜,硬將目前還是單身的兄弟二人與一位天后糾纏一起,他斬釘如鐵地告白那事不可能,也算是一種交差。

感性談話中,他提到棄世不久的父親生前的一番哲語,勸他得留一些時間給自己,讓他萌生了退意。既然是美西最後的一場演唱會,他擺出不計成本,要為他臺下千里迢迢趕來的忠心粉絲盡情而唱,整晚他唱足了三個半小時,最後當然要以劉雪庵作詞作曲的《何日君再來》收尾,該唱的都唱了,沒有人叫安可,那是人人心滿意足的一場封嘜演唱會。在終了的片刻前,他知道徒剩幾首歌就得告別,真誠的他不盡哽咽讓人孰不能忍。在告別的悲悵氣氛中,他偶也安插一些輕鬆愉快的老歌與大家分享,並打上了歌詞在銀幕上讓大家跟唱,我最喜歡的是老歌《南屏晚鐘》,但見一身粉白西裝的他,踩著爵士曲風的拍子,在全場合唱擊掌中,以踢踏舞姿跳躍空中,兩腿碰撞的俏皮風采,活像一個老頑童,也頗具當年美國舞王佛雷斯坦的架式,原來他也有深遂的舞功,只是真人不露相而已。

散場途中,上萬的華人同胞緩緩在甬道中前進,沒有你推我擠的現象,也許大家都老了,也睏了,已近午夜時分,許多大巴士的導遊伸著高人許多的各色三角小旗幟在空中搖動吶喊,提醒觀眾認旗認車。在一片烏烏鴉鴉的人群中,一張張滿是風霜的老臉,儘顯一幅滿足的表情。在美國我從未親身擠在這麼多華人中,一種親切感油然而生。我腦海裡脩然響起了費玉清唱的《雪落下的聲音》:「你沒辦法靠近,絕不是太薄情,只是貪戀窗外好風景……」餘音將繞樑永遠。
費玉清:費玉清,本名張彥亭,外號「小哥」、「九官鳥」,臺灣知名男歌手及綜藝節目主持人。姊姊為費貞綾(本名張彥瓊、法號恆述法師),哥哥則是臺灣知名主持人張菲(本名張彥明)。費玉清演唱歌曲包括國語、台語老歌及流行歌歌曲,在華人地區有重要影響力。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