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森林幸福華爾滋> 說夢

<黑森林幸福華爾滋> 說夢

每個人都會做夢,真的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嗎?

弗洛伊德將「夢」解釋為人們深處的慾望和焦慮的表現,通常會和被壓抑的童年記憶或慾望有關。簡單說,夢是對現實(生活)的某種反映。

前陣子完稿一文,談到在蘇格蘭看到「炒面」(沒錯,簡體字)中文刺青的小故事,然後就夢到我在附近的中學教中文,夢中我好認真地一筆一畫教導年輕人寫「繁體字」,更妙的是,那些活潑的德國學生還創造了不少逗趣的中文字呢!

幾次的夢之後發現,夢境的時空、人事物居然會跟著現實生活而自動轉移,真神奇。

這輩子應該夢過不下幾百次吧!有二次夢境至今鮮明不褪,二夢之間短短數週,而且互有關連,自覺影響我不淺,可喜的是都是好夢,更有好結果。

第一個夢,我帶著二個女兒去到青年公園的大草坪散步……,然後,幾位青壯年跟隨著一位長者慢慢走近了我們,我不禁肅立恭敬地喊聲「總統好」,沒錯,正是微服出巡的先總統蔣經國先生;蔣總統摸摸女兒頭,關切了我的工作和生活(就是親和啊),離去前,我大膽請蔣總統題字給我,隨扈馬上拿出紙筆,蔣總統龍飛鳳舞地題了個大大的「飛」字,落款在左下角,但是,左上角缺了一大角,臨走還對我說加油。醒了…

「飛」和缺角,我似有所悟,但,答案模糊,遂請教了對夢頗有鑽研的朋友,知我甚深的朋友提點:飛,同時是加分也是減分;缺,減分,斟酌斟酌妳的磁場缺了甚麼?

一週後,果真印證了「飛」的夢境。我先被加了分,但臨門一腳球沒踢進,被減分了(好準),果然,「飛」了,就缺了那一角。(可惜彼時尚不懂「生活禪」,沒參透)

在小心彌補減分的過程,慢慢看出了某些細節;然後,第二個夢又來考驗我了。

場景回到老家老房子的二樓,下班後回到家門口,媽媽很興奮告訴我:成龍來看妳。

沒錯,就是super star成龍大哥大,我急匆匆地往二樓走去,不慎差點絆倒,那當口,成龍伸出手,扶了我一把,沒摔倒…(夢中成龍好「鐵漢柔情」啊)

朋友喜悅:大吉,貴人在身邊,希望妳把握住,會有好結果的。(還是語帶玄機)

在二個「貴夢」之後(我認為這夢是我的貴人),再細思當時的境遇,自問:堅持原則對我有何好處?若沒有,為何還要堅持?事實是:沒有任何好處,而且可能會摔很慘。
成龍:拿督房仕龍(原名:陳港生,英語:Jackie Chan Kong Sang,1954年4月7日-,藝名成龍、陳元龍、元樓)國際動作演員、導演、製片人、企業家和歌手。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