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書房〉哈日族讀物

在翻譯文學爆紅的當今,日本文學亦是年輕學子頗為喜愛的外國文學。一九三○年代,亞洲的知識青年也大量閱讀日本文學,因為日本在明治維新以降大量翻譯外國文學,影響了日本文壇,開始出現內省式私小說、新感覺派等,輾轉影響了中國、台灣的留日作家。時值今日,這個情況並未消退,這回高毅哲、廖仁傑分別帶來日本當代小說兩個熱門類型──游離純文學與通俗小說之間的村上龍《老人恐怖分子》、介乎偵探小說與輕小說的西尾維新《掟上今日子的備忘錄》,先來看兩位年輕世代的讀者怎麼說吧。

.高毅哲:面向社會

在《老人恐怖分子》裡,作者村上龍能夠把老人與恐怖分子這兩種不可能有關係的元素給融合在一起,實在很不容易。

故事內容大概是在敘述一群老人重造整個日本社會的歷程,對於引炸彈、施放毒氣、洗腦……等這些恐怖攻擊行為寫得很詳細,並且讓人感到恐懼,整個故事可以把它看成對社會各種現象的批判及各種的無奈,並且值得我們好好思考,譬如:沒有特別的技術、證照和關係,坐四望五的男人是不可能找的到工作的,只有整理建築工地、包裝瓦楞紙箱和打掃大樓這種工作。延伸來看的話現在我們這一代必須要會的東西比以前多太多了,以前只要打字打得很快,可能就有一份不錯的工作了,現在這些都已經變成基本能力了。

書中還有另一段是:並非所有人都能選擇生存方式,如果沒有位居上位的別人指示,就無法生存的年輕人佔絕大多數,這從古至今都沒有改變。

在成長的過程中都會被父母灌輸要讀書才會有出息,實際上台灣就有一大堆大學畢業,什麼都不會的年輕人找不到工作,我覺得會讀書跟會做事是兩碼子的事,並非只要會讀書就會有一切,而在國外大學是給能讀書的人念的,其他的人可以好好的發展自己的興趣,在台灣基本上只要有錢就能讀大學了從而導致現在這種慘況。

總結來說這就是一本批判現代社會的書,面對現在的社會,如果你想了解或是想改變,都很建議來讀這本小說,並期許大家透過這本小說來改變整個社會。

村上龍的小說頗具社會性,常以邊緣族群為關懷對象,針砭弊端,《老人恐怖分子》也不例外。

都說日本已經邁入人口老化,老人絕對會成為未來寫作的重要題材。但,就目前老人書寫,若要像《老人恐怖分子》帶有強烈反攻意圖的,恐怕少之又少。村上龍在〈後記〉自白:「許多老人,尤其是男性高齡者,一般受到社會輕視。……我想到了七十多歲到九十多歲的老人不惜進行恐怖攻擊,起身試圖改變日本這種故事的點子。那個年代的人們以某種形式經歷戰爭,活在糧食不足的時代。話說回來,我覺得沒有被殺死、病死或自殺,也沒有臥病在床地苟延殘喘這種事情本身,就很了不起。假如他們之中,在經濟上成功、在社會上受人尊敬,也體驗著臨界處境的那一群人,感到義憤填膺,建立網絡,使出擁有的所有力量,展開行動的話,會怎麼樣呢?」

於是,小說以電影運鏡般,情節緊湊地陳述老人問題,其中刻劃的滿州國秘密組織──由日本菁英分子組成,主張融合日本、中國、韓國幾大在亞洲的強盛國家,建立理想國,於是他們為了實踐烏托邦,選擇以恐怖行動來改造社會,由此拉出幾項社會議題──無差別殺人、年輕世代的頹廢與厭世、老人問題、階級問題。

我覺得有意思的在於村上龍選擇了「滿州國」這個帶有殖民產物的指涉,乃至於融合亞洲的理念,宛若大東亞共榮圈的再進化。老人活在戰爭時代,最後選擇以戰爭應對社會問題,好像對於某些人而言,戰爭未必是宿命,而是思維上的挹注與習慣。那麼偏激背後,似乎是一個世代的隱喻了。

.廖仁傑:偵探小說的新路
飢餓遊戲:《飢餓遊戲》(The Hunger Games)是一本美國青少年冒險科幻小說。為小說家蘇珊·柯林斯創作。《飢餓遊戲三部曲》中的首部曲。內容是講述未來的北美洲虛構國家「施惠國」,主角凱妮絲·艾佛丁因為頂替妹妹而參加了一個由都城政府舉辦的真人秀,名為「飢餓遊戲」,他們要用任何方法殺死對方,剩下的一位參賽者,便是遊戲的優勝者。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