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胖

大學時有個暱稱小胖的室友,一個晚上他不尋常地沒窩在宿舍打電動,出了門久久未歸,好容易回來了,我們其他幾個人此起彼落地捉弄起他:「小胖你去哪啦,是和女朋友約會去了吧?」

他沒怎麼理睬我們,就回了一句:「我是小胖欸,小胖怎麼會有女朋友呢?」

不知道小胖自小忍受了多少同學朋友的嘲諷與惡作劇,或許他也試過減肥減重少吃多動讓自己成為一個「更好的人」,然而,有些事情可能,比如體態、基因,就大抵是註定好的,要改變相當困難。我推測,經歷多年閒言閒語,諸般打磨,他雖然不完全願意,卻也只能理解自己是這樣,接受自己的樣貌,而有相應的舉動。

至於從小就意識到自己是漂亮出眾的,知道自己一舉一動、一顰一蹙都有人在暗暗注意的男孩女孩,有幸或許修煉成為內外幾無可挑剔,那樣男神女神般的存在──他們類近小胖,內外在有很高程度地扣合,但落在光譜遠遠的另一端。

不知落在光譜比較靠哪一端的我,數年過去,如今成為這城市一白領。一部分的我老想著自己是個有為的、帶文藝氣息的上班族,另一部分的我,卻又清楚自己再怎麼努力,也不可能有一天像我認識的最好的主管和同事那樣,有如斯傑出的表現。

談感情,與對方相互試探時,我時常是被冷落的那方,因而一再地意識到自己的不足、平凡與普通。現在雖不至於在遇到此類挫折時,如過去某些時候全盤地否定自己的存在意義,但時常我想像自己帥氣一點的人生,如此則或許感情會順遂少許,人們會多疼愛我一點,世界更溫柔包覆

我一些吧。

繁忙生活中,我念茲在茲的總是,該把握住些什麼,才不至於逐漸變得平庸,不會一點一點地沒入直至滅頂,而不願意直視、承認自己的平凡。如今偶然想起大學生活、想起小胖,總覺得百感交集,對當時的玩笑感到抱歉,卻也佩服並欣賞他的自若與從容,並且也想像他一樣,早點拿到人生的這門學分。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