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滿晨漫行玉里

這是一個寂靜的早晨,大地幾近完全無聲。蛐蛐蟈蟈夜裡的鳴唱已罷,偶聞鳥雀幾聲含糊的啼叫,牠們似乎仍未完全從睡夢中甦醒。朝陽還在山脈另一側,因此雖然早晨已逐漸造訪花東縱谷,但還有一絲曖昧。天色尚有些朦朧,小鎮彷彿依舊深深沉醉於甜美的早夏之夜而無法自拔。玉里鐵道宿舍群中,一棟鄰巷的低矮老房,鐵皮遮雨棚下懸掛的兩面小國旗靜靜地低垂,空氣清涼而無風。一頭黃金獵犬從容地漫步在巷道中,發現我接近隨即轉過頭來,對我露出牠憨厚、善意的燦笑。

沉浸在晨間獨有的靜謐清新中,我一路沿著玉富自行車道向南步行,心情爽朗、思緒清明。行至市區邊緣,房屋漸少,映入眼簾的盡是脈脈水田。早起的農夫穿梭於阡陌之間,已開始一天的勞作,正是這行走在稻田中的緩慢步伐,堅實沉穩地推動著人類文明延續,一代接著一代,周而復始隨著四季脈動,數千年來從未停歇。開闊的田野掀起陣陣稻浪,早風吹來清涼如水,泥土味與稻花香噗鼻而來。一隻白鷺迎風展翅,優雅地騰空飛起,身後襯著重巒疊翠的中央山脈,近處山上植被輪廓隱約可見,遠方的山則籠罩在一層煙嵐中,宛若帝王沉穩地端坐在屏風後,俯瞰他治下的千里沃野。

客城鐵橋在這廣闊山野中顯得搶眼,迅速抓住我遠眺的目光,鮮紅色的橋身呈兩道美麗的圓弧型,有畫龍點睛的妙趣,彷彿大地之母蓋亞化為肉身,曼妙無比的身軀橫臥在田野中,以慵懶的眼光望向東方,等待著日出的第一道曙光。當我醉心於這一幅陶淵明式的寧靜田園圖畫時,忽見一道白紅相間的線條以飛快的速度從鐵橋上穿過,刺激我的視覺感官,彷彿閃電划過夜空一般,帶入富有戲劇張力的元素,原來是早班的普悠瑪號,承載著旅人的殷殷期望,與外出游子的歸鄉似箭,即將入站。

繼續前行,不覺來到玉里舊鐵橋邊。狹長的橋身由二十五座橋墩支撐,橋下潺潺流過的便是著名的秀姑巒溪。但此時河谷仍晨霧靄靄,鐵橋自我眼前向遠方沿伸,最終隱沒在無邊無際的神祕蒼茫之中。我像是神遊太虛幻境的賈寶玉,在恍惚中一腳踏入了精神建構的實相界。往日一眼可見的物質世界,此時皆為層層虛幻所覆蓋,我自然而然地定神凝聽靈魂深處的樂音,富有美感的詩意正震顫著,內心不時激發出天人交感的靈光。

似列子御風而行那般自在,轉眼間我便走到橋中央。橋面微微隆起,係因橋身橫跨歐亞板塊和菲律賓海板塊,長期受二板塊推擠而成。河床上的霧氣開始消散,萬物輪廓逐漸清晰,花東縱谷慢慢在我眼前展開全貌。我舉目向東望去,海岸山脈南北綿延壯闊無比,一輪朝陽緩緩爬上山頂,可人的金色光芒迎面照耀而來,好像愛人輕撫臉龐,溫柔的暖意使我心中的幸福與盼望油然而生。在這片生機勃勃的天地之間,我心中充滿豐沛的感動,如一把撥動著弦的琴,不住開口高歌讚頌全新的一天。
普悠瑪:普悠瑪列車為臺灣鐵路管理局(臺鐵)以2012年引進之傾斜式電聯車TEMU2000型開行的特快車。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