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維菁獲台北文學年金 寫人類練習靠近古老命題

林昀嫻朗讀書中的段落,「即使身體條件不如別人好,但是我總可以盡力伸展身體,表達一次心動的震盪。即使身體已經無法跳躍與旋轉,總有什麼是能夠打動人心的。也許就是與人事的誠懇連結,那也是文學的本質。」

也是文學年金評審的作家廖玉蕙回想,李維菁說跳舞就是優雅的走路。如今她以美妙的姿態走了,留下很細膩、很慧黠且犀利透徹的人魚紀;這是本以舞蹈作為媒介,寫出促進人際間相互靠近練習的書。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