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障跳選選手楊川輝 力拚東京帕運

視障跳選選手楊川輝 力拚東京帕運
早安新聞這星期將為觀眾朋友帶來一系列的「運動愛不礙」專題報導,探討身心障礙者在運動方面,如何突破限制,開創自我,迎向挑戰。今天要介紹的主角,視障跳遠選手楊川輝,現在為了爭取東京帕運的門票,正在努力練習,不過由於身障選手要參加比賽的同時,還得兼顧自己的工作,才能求得溫飽,因此他常常在家庭工作和訓練間分身乏術,就算外界不夠了解他們,楊川輝仍然努力去做,希望在帕運把自己最好的成績表現出來。

「我戴眼罩的時候,就好像用生命在跳遠吧?」楊川輝自己這樣形容。他的妻子吳珮慈則說:「我是覺得是真的很辛苦。因為剛開始有寶寶的時候,其實我們都沒有很適應,然後他又要去那邊(訓練)、又要工作,然後又...他會幫我照顧寶寶。所以有時候,我就會看到他可能就沒有客人的時候,就坐在沙發上打瞌睡。」

楊川輝說:「自己開工作室之後,每次出去比賽,可能兩個禮拜、三個禮拜。然後回來的時候,客人就會少了大概1/2、 1/3,所以就會吃老本。就是可能會花三個月、四個月時間,再把以前的客人慢慢追回來。所以其實我覺得經濟壓力是一個最大問題。」

吳珮慈說:「我們有時候會覺得不是不想要繼續比,其實很想。可是就是生活也是需要去維持。我們總不可能說去比一次賽,然後全部客人都跑走了。」

楊川輝的教練張福生說:「身障運動在台灣已經發展三十幾年,但是還是很漠視。講我們國內正常的選手就好,他們出去的待遇,我們身心障礙根本沒辦法比。所以我們目前就是說,我們盡我們自己的力量,能夠做多少算多少。能夠期待國家?我們已經不期待了啦。」

楊川輝表示:「視障的選手分級共分三級,然後有弱視的、光覺的,然後像我這一級就是全盲的。現在台灣的全盲選手跳遠方面,可能只有我接受比較正式的訓練。大家都會覺得說跳遠就是30公尺 、40公尺助跑、起跳、著地就好了。可是其實它包括說,跑、中間加速度、後面踩板、騰空,然後怎麼拱腰、壓身,那個都很細微。國外有一個選手在比賽的時候,有一跳沒有跳進砂坑,然後最後變癱瘓。」

談到訓練,楊川輝說:「來這邊訓練兩個小時,可是坐車時間可能要4.5個小時。所以我們要更努力。」

楊川輝七歲幼稚園快要畢業的時候,突然一夜之間就看不到了。他說當時可能年紀還小,很天真以為說只是太陽還沒起來,然後每天都很期待,總有一天太陽就是會升上來,眼睛還是可以繼續看到東西。到了現在,他說:「談到今年希望可以先拚明年奧運的積分。明年在經濟允許的情況下,讓工作是穩定,然後讓自己的訓練沒有後顧之憂,然後帶寶寶跟老婆一起前進東京奧運,然後把自己最好的成績表現出來。」

奧運:奧林匹克運動會(希臘語:Ολυμπιακοί Αγώνες,英語:Olympic Games)常簡稱奧運會或僅稱奧運,後因有別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又稱之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是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主辦的國際性綜合運動會,每四年舉行一次。奧林匹克運動會最早起源於兩三千年前的古希臘,因為舉辦地在奧林匹亞而得名。後來古希臘沒落,奧運從此停辦了近1,500年,直到近代,19世紀末由法國的顧拜旦男爵創立了有真正奧運精神的現代奧林匹克運動會。奧林匹克運動會現在已經成為了和平與友誼的象徵。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