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公里的挑戰 極限運動員─陳彥博

撰文/大愛電視提供

攝影/大愛電視提供

陳彥博從學生時代就是田徑運動員,多年來不曾停下腳步,屢屢在超跑競賽中獲得佳績。今年九月初,冰島 250 公里冰與火超馬賽,逆轉奪得總冠軍;五月底挑戰不丹 6 天 5 夜的 200 公里高山賽,在雙腳滲血情況下仍奪得總冠軍。在困苦和孤獨的長跑路上,他用生命寫下冒險的故事,也在大愛電視《殷瑗小聚》,分享永不放棄的堅毅精神。

700公里的挑戰 極限運動員─陳彥博

高中時練田徑,大學參加馬拉松訓練, 22 歲轉型成極地超級馬拉松運動員。極地超馬選手除了會跑,我還去了解天文、地理、星象,也學語言,學會使用各種裝備,所以超馬的精神,其實是挑戰人類極限,並且找到與大自然共存的意義。

我經歷過最困難的競賽地點,是南北極和加拿大育空特區。在南極時遇到最冷的溫度是零下 59 度,那時腳趾腫脹變成暗紅色,差一點就要截肢。而 2013 年加拿大育空特區極地橫越賽,屬於是non-stop競賽類型,限時 13 天跑完 700 公里,考驗選手的能力和經驗,每年完賽率只有 3 到 5 個人,難度指數很高。

我為了趕路,一天只睡 2 到 3 小時,也試過連續 48 到 52 個小時都沒睡覺,其實是很痛苦的,比賽期間我不斷在體能、意志上逼自己,整個人已經在崩潰的警戒線上。每天最保守要完成 70 公里,才能安全完成比賽,我們在零下 30 度的環境比賽,還要拖 40 公斤的裝備,是非常困難的。

700公里的挑戰 極限運動員─陳彥博

這次的比賽,我還掉進冰河,當時不斷對天空大叫,有沒有人可以救我,喊完之後反而更害怕,因為周遭除了自己的聲音,其他什麼都沒有,那時一度覺得自己要死了,所以我知道只有自己能救自己,想盡辦法爬起來後,馬上衝到森林生火,好不容易才讓身體機能恢復正常,這時學過的求生技能也用上了,最後我用 10 天又 15 個小時完成,比賽後我也昏睡了 4 天,瘋狂補充食物與睡眠,讓發炎的身體趕快恢復。

有人問我,怎會有這麼強大的意志力?其實意志力的背後,是來自我們的動機有多強。因為我想未來更好,這個念頭就產生了強烈的行動力;我能繼續撐下去更重要的因素是,我想讓母親感到驕傲,也希望全世界都看到臺灣的選手也能做到。

難的是,2011 年被診斷出咽喉癌,我的世界都崩壞了,對任何一切都失去信心。換上手術服準備開刀時,我發現自己還有好多事沒做,人生有遺憾,也放不下家人,放不下自己的理想;撐過這段時間以後,我盡全力過每一天,只要有一絲可能,我都會努力完成。

700公里的挑戰 極限運動員─陳彥博

每個人都怕失敗,我也是,但失敗後又如何?一樣可以呼吸、可以喝水、身體機能一樣運作下去啊。 2015 年 12 月我參加非洲布吉納法索超馬賽,看到那裡孩子吃的東西,是用米加水搗成的餅皮,學生是趴在地上上課,板擦是用稻草替代,我問自己,他們可以這樣生活,依然懷抱夢想,我為什麼這麼經不起打擊?

競技運動強調的是名次跟名利,也代表一個人的成就,我參加極地超級馬拉松賽,遇到很多人性的抉擇,這些淬鍊讓我更了解生命的意義,也讓我知道,哪些是正確的,哪些是留念的,哪些又是應該釋懷的。
超跑:超級跑車(Supercar)簡稱超跑,指在所有跑車中擁有公認九個特質的車款。實際上超跑的定義眾說紛紜,各方說法皆有,尚未有絕對標準。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生活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