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樂狀元蔡國顯用傳奇寫自己的劇本

芭樂狀元蔡國顯用傳奇寫自己的劇本

研發芭樂有成獲時報出版《拔仔狀元》。

活躍電影幕後近二十多年的蔡國顯,在人生的轉折點毅然離開五光十色的娛樂界,歸隱山林轉行種芭樂、行銷芭樂。他最常引用旅日世界全壘打王王貞治「人生的劇本是無法預先寫好的」這句話來印證人生的際遇。

畢業於國立澎湖海事高級水產職業學校的蔡國顯,早年曾跑過商船,在個人興趣及因緣際會下進入電影圈,擔任過電影攝影、道具師、 場記、劇務、助理製片、製片、臺灣區製片、導演、中影文化城訊總編輯,當年還在頗富盛名的長鏡頭專業雜誌寫專欄時,目前名滿天下的奧斯卡大導演李安,還在等待執導首部中影電影的機會。

蔡國顯遊走國內電影獨立製片公司,不停的接戲拍片,累積豐沛的人脈和經驗,表現引起中央電影公司注意,被延攬至中央電影公司士林電影製片廠(下稱中影),曾參與過《看海的日子》、《我兒漢生》、《我的愛》、中影文化城三百六十度環幕電影《錦繡河山》臺灣外景部份、《竹灣風情》、《澎湖頌》等五十部電影攝製工作,早年他還曾跟隨過功夫巨星李小龍《唐山大兄》和《精武門》的攝影指導陳清渠攝影世家的陳家四兄弟。

1988年他攝製的「國歌-兒童篇」製作精良,播出後佳評如潮,獲行政院新聞局公開頒贈獎牌表揚。1989年他也曾負責英國國家廣播公司和日本NHK電視台合作的首部高畫質電視HDTV(NTSC系統1125條掃瞄線)「薑樹」(The Ginger Tree)影集的臺灣區製片。

1991年日本日活電影公司八十週年社慶紀念代表作,由美國影星黛安‧蓮恩(Diane Lane)和港星元彪、日星加藤昌也(Masaya Kato)主演,耗資二十億台幣,發行世界版權的《落陽》(The Setting Sun)影片來臺灣拍攝。拍攝前,日方先遣來臺灣勘景做前置作業,屬意他擔任臺灣區製片。

《落陽》改編自「江戶川亂步賞」得獎作品《洛陽曠野》,導演伴野朗也是「暗殺陳水扁:大衛王的密使」作者,該片來台灣拍攝許多場景,最後不但如期順利完成拍攝,還受到國際讚賞及敬重,日活電影公司總監修鈴木敦(Atsushi Suzuki),還破例頒發獎金給他,彰顯他的工作績效和優異表現。劇組返日後,日活電影公司國外部取締役高橋先生,還專程到臺灣中影製片廠來致謝,並帶來印有《落陽》英文片名的T shirt給他留念,視他為工作核心幹部的一分子。該片美術設計渡边平八郎(Heihachiro Watanabe)在過年時,也特別從日本寄《落陽》劇照月曆來臺灣送他,足見他在日本劇組工作人員心目中的地位和好人緣。

1987年第32屆亞太影展和1991年第36屆亞太影展籌備會,蔡國顯均獲選接待外賓工作,活耀於國際影展中。1989年被中影指名負責拍攝王貞治傳記電影「感恩的歲月」,率劇組赴日勘景時親訪被日本人奉為棒球英雄的王貞治,日本媒體也以大篇幅報導相關訊息。

中影拍片量大,再加上年輕不懂得推辭工作,常常睡在剪接室和沖印廠,參展影片的拷貝非常急迫,有時間上的限制,本身又求好心切,每次都不負使命任務圓滿達成。日夜顛倒拍片的蔡國顯,身體沒有好好休息,對電影圈產生厭倦感。

1996年聲名如日中天時,自動辭職返回南部,當時中影高層惜才不批他的辭呈,但他最終還是捨棄了有退休俸制度的安穩保障工作,中影同事和朋友們為他惋惜不已。

回到南部的他,投資房地產賺了幾桶金,也被陷害而套牢,在四姊的引領下,一頭栽進芭樂(拔仔、番石榴)行業、由於個性使然,他認為要在競爭激烈的芭樂行業中生存和發展,非得種出與眾不同的芭樂不可,所以精心研究改良,當初研發的過程中,常遭到芭樂農冷嘲熱諷和揶揄,甚至淪為笑柄,但他一心一意改進芭樂的缺點,突破了障礙,研發出風味獨特的芭樂。

蔡國顯的理論是「芭樂會說話」,臺灣芭樂被他改良成送禮的珍品,許多達官顯貴都以他的芭樂送禮為榮,外籍新娘趁回國之時,順便選購帶回娘家餽贈親友,有不少國外客戶專程找人來購買帶到國外享用,許多洋傳教士和老饕尊稱他為Guava King(芭樂王),「芭樂狀元」的名號也不脛而走,並二度入圍全國十大傑出農業專家候選人,他的芭樂文獻著作第一,品質和信用及售後服務以及推展提升芭樂產業的地位,為臺灣第一人。

他義務為故鄉母校澎湖西嶼漁翁島竹灣國小,執導八十周年紀錄影片《竹灣風情》,叫好又叫座,榮獲國家電影中心典藏、中央研究院數位文化中心典藏,澎湖縣政府特頒「對地方資產保留貢獻特別獎」。蔡國顯對地方的付出及回饋,讓他獲得母校國立澎湖海事高級水產職業學校傑出校友獎肯定,以及臺北市澎湖同鄉會首頒「出類拔萃」獎,由前考試院長許水德親自頒發。
亞太影展:亞太影展(英語:Asia Pacific Film Festival)是亞太電影製片人協會的年度活動,聯盟常設秘書處所在地是台灣。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