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親愛的外人》導演三島由紀子:用電影揭露當代日本人的婚姻樣貌

  • 分享
改編自日本直木獎暢銷作家重松清同名原著小說,《親愛的外人》由淺野忠信、田中麗奈、宮藤官九郎和寺島忍等人演出,導演三島有紀子更因本片成為日本報知電影獎史上第二位獲得最佳導演的女性導演。本片有如女版是枝裕和的電影一般,藉由一個家庭的故事,讓全世界觀眾看見了日本人的當代家庭樣貌,即便在日常中帶著苦澀,也依然真切散發出人性的純樸溫暖部分,是今年初最值得一看的一部日式電影。

片中,淺野忠信飾演一個重視家庭更甚於工作的日本物流業職員,再婚的他將現任妻子婚前所生的兩個女兒視如己出。後來,老婆田中麗奈懷上了自己的小孩,家裡氣氛幡然改變。孩子是親生的比較好嗎?還是父母一定要親生的比較好?《親愛的外人》為台灣觀眾帶來一場溫柔的震撼教育。透過對導演三島有紀子的專訪,讓我們一起來透視當代日本人的婚姻樣貌。



淺野忠信(右)在《親愛的外人》與有兩個女兒的田中麗奈再婚(天馬行空提供)

台灣觀眾打從2012年的《幸福的麵包》和2014年的《葡萄的眼淚》開始漸漸認識三島由紀子這位女導演,原本著重於發揚日本人的單純與真情的電影導演,卻在這兩年透過文學作品翻拍的電影如《少女》和《親愛的外人》,開始呈現出大量屬於日本文化中、日本人比較複雜且獨特的面向。在電影選題上的變化著實巨大。

導演表示當初拍《幸福的麵包》的時候,是因為她經歷過神戶大地震,之後一直在思考生命的意義與生活的價值等問題,於是也反映在《幸福的麵包》和《葡萄的眼淚》這樣著重於精神面向的電影。「當時,比起寫實,我更想呈現的是人活著的意義與價值部分。然而現在,我想表達的是生活中的真實部份,連著不美好、不開心的,討厭的部份都好。畢竟我是拍攝記錄片出身的,如果能在劇情片裡面反應真實,那是最好的。」



寺島忍(左)在《親愛的外人》中飾演淺野忠信的前妻(天馬行空提供)

有感於日本社會越來越多的離婚與再婚率,三島有紀子因此特別想把《親愛的外人》這樣的故事給拍出來。擅長以尋常日式生活敘事講述日本人生存困境,帶著溫柔女性視角的她,其實骨子裡是個堅毅的女強人。「我覺得自己跟寺島忍在劇中的角色很像,對工作有企圖心,不再像傳統日本女性那樣想把人生全部投注在婚姻和家庭裡面。其實現在在日本,熱愛與享受工作的女人也越來越多了,電影在這方面想拍出來的是日本現象的縮影。」三島有紀子如是說。

提及導演與日本全方位藝人宮藤官九郎(《小海女》的編劇)相識與合作的過程,三島有紀子坦言當初是在一直拜託他幫忙寫劇本的狀況之下互相認識的。可是請他編劇的邀約一直沒有成功,倒是這一次在設定《親愛的外人》田中麗奈的前夫角色時,「我想要找一個跟淺野忠信看起來相似卻又不像的演員,就想到宮藤官九郎。淺野忠信和宮藤官九郎遠遠的看來是相似的。後來很高興他答應了。」宮藤官九郎在日本身兼編劇、電影導演、演員,以及樂團吉他手等多重身份,也是日劇學院賞最佳劇本獎得獎記錄的編劇保持者(十次),顯然是慧眼識劇本,看見了《親愛的外人》的真實價值。



知名編劇宮藤官九郎(左)在《親愛的外人》中飾演淺野忠信再婚對象的前夫(天馬行空提供)

在《親愛的外人》裡頭,田中麗奈雖然飾演的是一個再婚的家庭主婦,片中做尋常主婦扮相的她依然不失日本女性獨有的氣質與魅力。然而在這個角色在行為表現上,卻是與一般家庭裡的媽媽角色無異:有點囉唆、故作開朗堅強,甚至是一個會在丈夫面前敷面膜、洗完澡後喊熱然後自顧自開冰箱喝飲料的婦女。而飾演丈夫的淺野忠信則是無視且無暇理會妻子的黏膩和依賴。導演認為拍出這些兩性之間分別在工作與生活裡的瑣碎細節,有助於讓觀眾理解夫妻雙方各自所面對的生命處境:「經過了原作故事重松清和荒井晴彦的編劇,我們在設計劇本的過程中加入很多原著沒有出現的事。包括妻子的心境、還有丈夫被工作壓迫的細節。」

片中淺野忠信所飾演的繼父,是個不喜歡加班應酬,休假就會帶家庭去旅行、妻子懷孕就戒菸,還會花時間寫信給跟著前妻一起生活的親生女兒的好爸爸。筆者問導演,日本真的有這種男人嗎?三島有紀子導演則回應:「當今社會,日本的離婚與再婚率都很高,再婚的人尤其可能會想要加倍珍惜自己的婚姻。」在她的理解之中,她認為再婚的男人會告訴自己「要當好爸爸,不要再重犯之前離婚的錯誤人生」。可是一旦面臨到現實的衝擊,例如工作被降職、以及新生命的來臨,壓力也會讓他對於家庭的價值產生懷疑。「電影中,妻子沖完澡喊熱、開冰箱喝飲料並靠過去丈夫身邊聊起自己的懷孕體況時,是一種動物性化,具有生理需求,甚至是帶有性暗示的表達。可是受困在自己煩惱裡面的丈夫卻已經無法接收到這些訊息了。」



《親愛的外人》劇照(天馬行空提供)

《親愛的外人》全片以淺野忠信當第一主角,講了一個再婚爸爸在日本故事。電影中,淺野忠信感受到困頓時,聽取同事建議,跑去唱一個人的KTV。而到最後,他發現飾演老婆的田中麗奈也去唱了一個人的KTV,夫妻兩個明明有同樣的生活困擾,卻是各自跑去發洩。之所以讓兩人擁有一樣的抒壓的方式,導演除了想要表達日本女性和男人一樣的壓力之外,更想透過描述這對夫妻的相似與相合之處,來傳達這一對夫婦的婚姻是有繼續下去的可能性的。

本片以26個工作天神速拍完,連小孩演員的自然表現也都讓人印象深刻。導演透露小孩選角的方式是設立工作坊、讓小朋友參加,從中挑選出與主角田中麗奈和淺野忠信互動最自然的素人演員小朋友,選角方式值得參考。這次三島有紀子帶著《親愛的外人》來到台灣,不忘聊及自己非常喜歡楊德昌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更表示如果有機會的話,她很想一訪牯嶺街、中山堂等處,做一趟台灣電影朝聖之旅。
台北電影節:台北電影節(英語:Taipei Film Festival)是每年在臺灣台北市舉辦的電影節,影展競賽項目共分成兩項:「國際青年導演競賽」鼓勵各國的新銳導演,「台北電影獎」則特別頒給台灣電影工作者。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小編特輯
我是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