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EAST──開啟東方時尚之門

「賤賣資源,製造浪費」的時代已經過去,2008年春天,FREE EAST在北市東區大安路上的概念店開幕,一個台灣製造的服飾精品誕生,也宣告著「東方價值時代」來臨!
即使你沒聽過FREE EAST,相信你也一定知道休閒服飾的老品牌FREE。
這個道道地地的台灣品牌已屹立三十多年,產品除了內銷外,也打入日本市場。站在既有的基礎上,輝盟國際公司2008年再推出新品牌「FREE EAST」,這回走的是頂級路線。
「FREE已經做到針織洋服的頂端,無論公司或客戶都需要突破性的產品,」輝盟國際董事長賴鴻儀指出,FREE自從1975年創立以來,始終堅持在台灣製造,走的是高品質、高價位路線。因以英文FREE為名,加上首創聘用外國模特兒拍廣告,因此許多消費者誤以為它是歐美品牌。

也是藝術品




雖然多年來FREE的銷售成績經常是「樓冠」,但在百貨業者眼中,它卻仍是「地方品牌」而非「國際品牌」。為了走出本土形象的侷限,賴鴻儀決定要再開一扇門。
「走向國際化是不可避免的道路,」賴鴻儀認為,FREE的品質雖然不錯,但面對越南、中國成本低廉的優勢,未來競爭勢必日趨激烈。被迎頭趕上的危機意識,迫使他再創新局。
經過4年的研究和前置準備,FREE EAST於焉誕生。
不同於FREE的休閒風格,FREE EAST走藝術風,首度將台灣藝術家的畫作展現在洋裝、套裝、毛衣、晚宴服等正式場合服飾上,為本土藝術創作開創另一個舞台,也讓服飾增添另一種風采。
以台灣百年來第一代藝術大師李梅樹、林玉山的水墨及陳慧坤的膠彩畫為始,到黃光男、袁金塔、李振明的現代水墨;詹前裕的膠彩;曲德益的油畫……,台灣知名畫家的作品,陸續出現在FREE EAST的服飾上。無論是貓頭鷹(林玉山‧饒月夜)、雙鳥(李梅樹‧富貴偕老),或金魚(陳慧坤‧濠上樂),都能不失原味與趣味。
以織品起家的賴鴻儀說,不同於傳統的印染和刺繡,FREE EAST是直接將複雜畫作「織」入衣服,難度極高,別人很難模仿,也很難大量生產,部分「旗艦」服飾甚至只做一件,賴鴻儀說:「有能力只生產一件的服飾,也才有辦法走上國際!」
@展現東方美




FREE EAST在選材上下了很大的功夫。所謂選材,包括服飾上的藝術創作,以及最適合表現其美感的衣服材質。
FREE EAST冬裝選用最高等級的喀什米爾羊毛,夏裝則採用棉、絲及自行開發的抗UV材質。為了確保羊毛品質,賴鴻儀還親赴內蒙、外蒙、新疆選料。
服飾上畫作的選擇更是一門學問。賴鴻儀指出,選材首重「東方味」,特別是能展現台灣特色的題材,其次是考量放在衣服上是否能表達出「動感」與「趣味」,例如台灣的蝴蝶、甲蟲、雉鳥、花草……等。而他個人最偏愛的是老虎。他說,在東方,老虎具有辟邪的作用,而台灣畫家林玉山筆下的老虎,有溫馨的〈雙虎圖〉,也有威猛的〈回首猛虎〉、〈迅虎〉、〈夜襲〉,表情鮮活,相當討喜。
選定畫作,再請服裝及藝術設計師從中尋找靈感,或者擷取部分元素,或者特寫放大,再將平面畫作轉為適合在立體服飾上展現的形式。像林玉山〈回首猛虎〉畫作中虎背上的紋路,經過擷取,揮灑在紫色洋裝上,充滿野性與現代感;李梅樹〈三峽祖師廟龍紋線稿〉上的圖案,則被巧妙地運用在披肩下擺及改良式旗袍的邊飾上,相當具有古典美感。
接著還得研究編織的方法和技巧。不同於傳統中國服飾常採用的刺繡圖飾,一層一層堆疊,色彩越多層次越厚,既不自然又厚重得要命,FREE EAST的手織服飾,畫作是「融合」在衣服中,圖案自然、色彩斑斕,卻又能做到質料輕盈、無負擔,貼近舒適明快的現代風格。
輝盟國際花了很多心力開發編織技巧,圖飾先經過電腦編碼後,再以手工編織。這一整套的製作流程已在美國申請專利獲准。
品牌總監賴鵬超表示,一開始他們就決定走「手織品」的高級路線,為了擔心先進的電腦機器也能織出同樣生動的畫作,還先後洽詢全球最先進的兩家自動機械廠──日本「島精機」與上百年歷史的德國STOLL,對方一開始認為可以,但最後因藝術創作缺乏規律性、換線頻繁度太高,電腦製程還是不敵人類萬能的雙手,宣告失敗。

貴得有價值
「一旦確定機器沒辦法做,我們的機會就出現了,」賴鵬超指出,「花」是其中最難織的,花瓣的色澤、形狀變化多端,有時甚至一目(一針)就得換一種顏色,再精良的程式設計與高階機器都做不到。
因為無法大量機器生產,所以更顯珍貴。由服裝設計總監賴玉青培訓帶領、不到30人的FREE EAST團隊,純以手工編織方式生產,一件禮服得花上一、二個月才能完工。然而,這樣耗工費時,衣服自然價格不斐,一件洋裝要價約六至七萬台幣、晚宴服動輒十幾萬,在不景氣的年代,要如何生存?
賴鴻儀指出,過去美國平均每人每年買7件毛衣,現在2件都不到。這個現象除了顯示景氣不佳、消費縮減外,也凸顯過去過量生產、過度消費的事實。
「這個時候是理性消費掛帥,要讓『價值』出來,」賴鴻儀說,消費者希望把錢花在有價值的東西上,當附加價值被肯定,價值感就會出來。由於深具台灣文化藝術美感,FREE EAST服飾博得許多歸國華僑的青睞,還有人因為喜歡這個品牌背後的精神,每個月都會來買一件。
「FREE EAST把衣服當藝術品來做,不但穿上身會覺得驕傲,就算當做收藏都值得!」賴鴻儀指出,在品牌草創初期,推上台面的都是能夠認同品牌理念、無條件支持的大師作品,未來FREE EAST站穩腳步後,希望能取得更多藝術家授權,大家攜手為台灣文化各盡一分心力。

東方價值再起
在百業蕭條時創立新品牌,賴鴻儀並不擔憂。
「景氣差,更要有勇氣走出去,」賴鴻儀指出,現在正是可以搶市場的時機。他指出,自己當年就是在石油危機時出來創業的。「大廠受創,小廠就有機會坐大!」
這波由美國次級房貸風暴掀起的景氣蕭條,彷彿一場「看不到的戰爭」,賴鴻儀隱隱然感覺到,東方文化有機會趁勢興起。
「希望FREE EAST不僅成為每個台灣人一生中希望擁有一件的藝術品,也能成為一種東方價值的象徵!」這個看似遙遠的夢,正等待賴鴻儀一絲一縷,慢慢織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