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後奧運時代的塗鴉

倫敦東部的奧運會會址附近,原保有如當地街頭藝術團體—燃燒的糖果隊(the Burning Candy Crew)的塗鴉作品,在奧運舉辦前他們充滿迷幻畫面的作品,遍布利拿域基辛河(River Lea Navigation)周邊的整個工業區,直至去年,政府為倫敦奧運會做都市整頓時,將他們大部分作品進行了塗抹和掩蓋。如今這些曾經充滿塗鴉的牆面幾乎看不到當地藝術家的作品,只剩下因奧運邀請巴西、瑞典、義大利、蘇格蘭和荷蘭受邀而來的藝術家所遺留的創作。而為了延續「國際文化交流以及奧運精神」,甚至將規畫進行「運河專案」,預計在2020年時,將專案範圍擴展到運河周邊的20面牆。不少當地的塗鴉藝術家表示,這種由美術館與藝術家合作的塗鴉計畫,似乎已尚失原本的塗鴉意義,之前還未被損壞和覆蓋的街頭藝術作品,塗鴉客們相互尊重,作品雖交錯相接,但對於覆蓋到他人的創作都格外地謹慎。然而隨著街頭藝術的商業化與美術館化,牆面的主權似乎被仕紳化與回到資本家的手中。(文/張玉音.圖/the Burning Candy Crew)

倫敦後奧運時代的塗鴉

倫敦後奧運時代的塗鴉
「燃燒的糖果隊」於利拿域基辛河旁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