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的野味&野趣〉之九:吹皺一池春水干卿底事

終於,經過了數百萬年之後,現代的科學家讓鳥兒的那一根又「復活」了,雖然只有短短時間。
不過話說回來,鳥兒為什麼要「自毀」那一根呢?
這可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問題,科學家仍在尋找答案中。
有朝一日,如果能夠揭開鳥類那一根所以消失了的「神祕」之謎,不僅有助我們了解野鳥朋友的演化,也或許能夠提供一點線索,幫助我們找出人類生殖器所以天生異常的肇因。人類男性生殖器天生常有缺陷,情況很普遍並不少見,可是我們所知卻極有限。

哪個賣瓜的不說自己的瓜甜?
失去了陰莖的雄鳥,改以「泄殖腔」進行交配。鳥兒不分雌雄,都有一個泄殖腔。交配時,雄性泄殖腔必須緊貼雌性的泄殖腔,精子才有機會進入母鳥體內。西方科學家給鳥兒這樣的交配行為,取了一個詩意名字:「泄殖腔之吻」(The Cloacal Kiss)。
因此,絕大多數鳥兒的交配過程可以說皆極為短暫,尤其鶯雀類鳥兒通常只是一、兩秒鐘的「輕輕一吻」。然而,有一句話放在大自然裏頭,可說顛撲不破,那就是「凡有通則,必有例外」。
非洲織布鳥家族有一成員,叫做「紅嘴牛文鳥」,大小接近黃鸝,行的是一夫多妻生活方式,通常由兩隻公鳥共同與多達十二隻的母鳥交配,猶如古時候的皇帝擁有眾多妻妾。兩隻公鳥本能不免爭著當爸爸,看誰孩子生得多。為了增加交配機會,牛文鳥就在泄殖腔前面演化生出一根「假陰莖」。
這根「假」性器大約只有一、兩公分長,僵硬,沒有彈性,交配時也未進入母鳥體內,只見在泄殖腔上不斷來回摩擦。我們前面說過,一般鶯雀鳥類的交配時間僅僅眨眼一瞬間,也是屬於雀形目之一的紅嘴牛文鳥,卻要花上長達三十分鐘的時間,只做一個毫無變化的摩擦動作。
為什麼?
直到今天,鳥學專家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只能勉強解釋,公鳥所以努力花費了這麼大氣力、這麼多時間按摩母鳥泄殖腔,只是為了要─「說服」母鳥使用自己的精子,不要採用別人的。
聽起來,多少有點「老王賣瓜」,不過哪個賣瓜的不說自己的瓜甜?

〈大自然的野味&野趣〉之九:吹皺一池春水干卿底事
圖說:●一隻紅冠水雞一次又一次,總共三次「騎」上母鴨背部,有如搭車兜風,久久不肯下來。這是「霸凌」還是「遊戲」?這樣的畫面,對任何人而言都是可遇不可求的經驗,終生難忘,也終生難得一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