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心打開的時候:一滴眼淚

當心打開的時候:一滴眼淚

人,為什麼哭?
這個問題,我當然不是第一個發問的人,也許從有人以來,最先出現在這顆星球上第一個兩腳直立行走的那個唯一孤獨的「人」早就問過了,後來,也有人以各種方式陸陸續續問過。
然而,慢慢地,現在卻很少有人,甚至沒有人,會再提起這樣的問題,因為大家都已經習慣那是「自然而然」的事。哭就哭,沒有為什麼。但,我們似乎很多時候也慢慢失去了哭的能力,想哭的時候卻不知道怎麼哭。
很多時候,哭不出來比哭出聲音更令人難過。彼時,我們才知曉什麼是「無語問蒼天」的那種嚥淚吞聲之苦。
哭的時候,人一般都會流淚。
淚水彷彿山中洌泉,也有洗滌冷淨作用,可以清理一下我們那一顆無時無刻不在躍動的心。當有悲慟需要沖淡,當有痛苦需要緩解,寂寞需要消泯,憤怒需要發洩,紊亂需要安靜時刻,我們就要勇敢哭出來。
人會流淚,因為很多時候我們的言語無法說盡心裏的話,我們的文字不足表達內在聲音。人世間所有的生命,只有人會流下悲傷的眼淚,也只有人才知覺自己生命終有結束的一天—兩者都是人類獨一擁有的能力。
一滴滴的淚水,也許在說「請你幫助我」,一顆顆的眼淚也許表示「看見你難過我也很難過」。人世間,再也沒有什麼能夠比一顆滾落的淚水說得更多的了。
我們的文化凡事喜歡分大小,人有大人小人,我有大我小我,愛有大愛小愛,因此哭就有「念天地之悠悠」的「大」,「玉人寂寞淚欄杆」的「小」。
我以為,哭就是哭,只有淚水才有大顆小顆。
誰說「跌倒不許哭」?我們不過有時也許需要借個肩膀(有時是自己的)靠一靠,抹乾眼淚站起身,無需裝歡,抬頭挺胸再繼續走自己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