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景不再,但是他們還在

那初春的週末下午,竟是有些燥熱,幾位台灣、日本的出版社編輯和作家陸續抵達新生南路上的紫藤廬,參與聯經出版社舉辦的台日文壇交流會,席間氣氛活絡,談笑不絕於耳。豔陽天裡,北方的客人習於啜飲熱茶,南方的島民則沉浸冰涼桂花蜜;從生活小事到出版文化,台日間的對照與問答,皆在老老的茶屋裡進行。

聯經總編輯胡金倫、日本聞文堂代表天野健太郎和新潮社副編輯長南瀨啟之皆提到,日本出版社、讀者普遍對於台灣文壇不熟悉,希望藉由架設Motto-Taiwan 網站與這次的交流,多方培養對台灣文學有興趣的讀者。南瀨更談起日本出版界的現況:出版業過去與豆腐業一般蓬勃的榮景不再,跟台灣一樣面臨萎縮的困境;相異的是,日本的大型出版社多半會發行自己的文藝雜誌,這行之有年的舉措儘管幾乎形成赤字,但不失為讓旗下作家持續曝光的方法。

窪美澄接著分享自己出道的經驗,日本作家通常藉由參加大型出版社所辦的新人文學獎而嶄露頭角,她亦以短篇小說投稿新潮社「女性寫給女性的成人文學」大賞而獲得出道機會,至今也累積了不少和編輯相處的心得。她也笑稱,與她長期合作的編輯看來非常溫柔,但是面對創作卻十分嚴厲;一旁的南瀨連忙補充:「其實日本編輯沒什麼權力,主要工作是協助修正作家的創作軌道,倘若作家自有堅持,編輯最終仍會選擇尊重作家,畢竟他們才是創作者。」

與台日出版社皆有合作的一青妙則談到,台灣的編輯流動率高,經常得重新適應新的工作模式;而日本的編輯基本不會變動,經年累月下來,多與作者培養出如親如友的情感。近尾聲時,窪美澄向郝譽翔問起台灣的作家能否單靠筆耕過活,看來寫作者對於「寫字撐起生計」的渴求,是不分國界的。

榮景不再,但是他們還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