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巴奈鄉愁.海潮聲的呼喚──都蘭、台東市

巴奈和我說,離開了台東去外地工作,最懷念的就是海的聲音,常常午夜夢迴,腦中不禁都會響起那連綿不斷的海潮聲,那是母親呼喚她的聲音。巴奈說,終於她決定不再外地流浪了,她想要回到故鄉——都蘭。

我沒有像巴奈一樣的勇氣,更何況我也不是台東人。不過巴奈堅持要我陪他一起回去台東一趟,再回都蘭之前,她最想先去她曾經創作過第一首歌的地方,台東市琵琶湖。

巴奈說,十三歲那年夏天,她每天清晨都來琵琶湖,都會聽到琵琶湖在吟唱歌曲,晶瑩剔透的藍寶石湖面閃爍著自由奔放的歌,時而沉靜,時而高昂,她將每天早上在琵琶湖聽到的旋律寫了下來,寫出了人生第一首歌。

我們在清晨一起回到琵琶湖,巴奈唱著她創作的第一首歌,琵琶湖也開始呼應著,上帝的耳朵好像借給了我。接著離開琵琶湖,我們騎著單車往都蘭前進,經過了在杉原抗爭多年的美麗灣飯店,雖然目前已經被判定停業,但是對土地的傷害已經造成,我們看著原本美麗潔淨的沙灘多了一個吃著土地的巨大怪物,都對人類只想利用土地的自私感到難過。

到了以前空軍建設志航基地機場時的廢棄土堆放區,現在已規畫成休憩區的加路蘭。巴奈說,她的祖母是「加路蘭社」阿美族部落的人,加路蘭社其實是「洗頭的地方」的意思,以前族人會在部落附近的溪裡洗頭。

從這裡看著神山都蘭山最是美麗,岸邊都是被海水侵蝕而成的奇岩怪石,海浪連綿不絕地拍打著海邊,有著石破天驚的節奏,浪彼此不斷地追打著,像在嬉戲又像是在談戀愛,巴奈說,以前這裡還不是休憩區的時候,她就會來這裡,這裡海的聲音特別巨大,好像拍打著她心中的鼓。

離開了加路蘭休憩區,我提議去都蘭山步道上頭看看,巴奈說她也好久沒去了。不過我們的單車根本騎不上去呀,山路實在太陡太小了,我們只能用牽的,不過也正因為用牽的,才能沉浸在那沿途像是夢境一般的都蘭灣景致。我說這一條往都蘭山步道的小路,是我覺得俯瞰都蘭最美的地方,我和巴奈說,上面後來有間民宿擁有了這如夢似幻的絕美景致,至於海的聲音,則在此變得細微幽靜。

後來,我們並沒有到都蘭步道口就下山了,因為巴奈說她肚子餓,我們便返回台十一線,繼續往都蘭前進。今天的天氣沒有往常夏日的炙熱,巴奈說還是很懷念台東可以殺死人的太陽在皮膚上的灼燒感呀,好像可以聽到皮膚燃燒起來的聲音。

終於到了都蘭糖廠,巴奈指著廢棄糖廠的大舞台說,很多年前,她曾在這裡辦了幾場小型演唱會,當時沒什麼人來,只有一些朋友和她一起唱著歌,那是她最懷念的都蘭回憶之一。

糖廠咖啡館是巴奈老友開的,看到巴奈回來,便熱烈地用阿美族語和巴奈說了好多話,我都聽不懂,卻能感受到他們的喜悅。一旁的手工藝品店「好得,擺」的店長也是巴奈老友,店長老公也是知名樂手,可惜今天「好得,擺」沒開呀;我問巴奈是否知道都蘭已經變成超級觀光景點?話沒說完,就看到兩三台載著遊客的遊覽車停了下來,下來的人用大嗓門說著大陸口音。巴奈說,我們趕快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