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波蘭醫生!」

  • 財訊 |
  • 分享
波蘭學歷爭議如火如荼蔓延,公開發言的波蘭學歷醫生遭到網友間搜索圍剿,讓這些醫生們選擇噤聲。然而,他們心裡有話想講……

當年到波蘭讀醫學系,一開始我們的參考資料相對較少、可供評估的線索很少,是透過電話或公文詢問過政府單位後,確認了法律允許才上路。我們之中,有人放棄了不錯的工作,有人放棄了剛考上的知名學府研究所,都是評估過風險後有所取捨才去的,並不是想鑽漏洞、也不是想違反體制。

其實,早期去波蘭的學生中,有不少人都沒有所謂的「背景」,有人還要費唇舌說服家裡,尤其一些年紀較長的同學,都有必須「向家人證明」的心理壓力。後期則出現較多由父母安排赴波習醫的,也因為人數日漸增多,才在台灣引起特權爭議。醫界的確充滿了特權;波蘭學歷醫生中有人有特權,台灣學歷醫生中也有人有特權﹔但台灣醫生之中有人很認真,波蘭醫生中也有人毫無背景、很認真,不能完全抹煞我們的努力。

因為兩地制度的差異,波蘭畢業生的臨床實作能力也許沒有台灣學生好,若政府規定我們回來再實習一年,我們也很願意,但過去有同學打電話詢問實習機會不得其門而入,政府應輔導建立起實習的管道與制度。而且,醫生養成不只在學期間,畢業後到醫院的學習一樣重要。我們到醫院任職時,一開始同儕沒接觸過這類背景的醫生,的確會受到挑戰,但一陣子後,只要肯學、肯吃苦,大家都能接受。職場上總會有人互相看不對眼,不能因為對方是波蘭學歷,就特別拿放大鏡挑剔。我在工作上與同儕和睦相處,我也要求自己工作得比別人更努力。

政府不能設計了一個制度後,卻去否定它,或許對台灣醫學生而言,他們覺得開放波蘭學歷考照不公平,但現在若直接「砍殺」波蘭學生,讓他們之前的努力白費,也不公平。

現在雙方應該心平氣和理出一個彼此都能接受的方式,也許用一個比現在的門檻更高一點、更有鑑別度的執照考試,或有個讓人可以信服的學歷甄試,讓外國學歷畢業生參加。現在,只希望政策到底要怎麼走,方向能趕快定下來,讓大家有能遵循的遊戲規則、各憑本事發展。

其實,只靠特權的波蘭或台灣學歷醫生,就算有父母「照顧」,也不容易在醫界生存,畢竟父母幫得了一時、幫不了一世。在住院醫師階段的訓練中,不合格者很快就會被淘汰,等到了三、五年後的專科考試還能再見真章。現在大家口水來、口水去,老實說,Who cares?干他們什麼事?我把自己做好就好了,獲得長官、學長、病人的肯定,對我而言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