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衍樑最大的投資 最艱困的一役

南山人壽最近負面消息頻傳,回顧自1985年創辦光華投信至今,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金融業投資經驗已有34年,南山人壽更是他在金融保險市場最大手筆的投資案,卻似乎也是到目前為止,尹衍樑最艱困的一役。

新南山時代 曾有一段風光期

2011年1月12日,尹衍樑與寶成集團總裁蔡其瑞合資的潤成投資公司,以21.6億美元,自AIG(美國國際集團)手中取得南山人壽97.57%股權。自此,南山人壽邁入新南山年代,兩個關鍵人物,除了尹衍樑,就是杜英宗。

尹衍樑從紡織、建築、量販一路橫跨到金融保險,他曾告訴媒體,對旗下企業管理,就是充分授權專業經理人,南山自然也不例外,因此,這8年多來南山的功過榮辱,身為最高領導人的杜英宗,可說是責無旁貸。

就經營的面向來看,潤成初入主南山時,新南山的確有段浴火鳳凰歷程;但近日南山因為在去年「片面」更改收費制度,且未有效通知保戶導致逾200件保單停效,超過2000件保單須墊繳保費,遭金管會處罰600萬元,連總經理許妙靜都為此被停職半年。對比當年的保戶高滿意度,現在看來格外諷刺。

回顧杜英宗接手南山董座至今,3大課題仍難解;首先,潤成初接手時,就喊出要讓南山上市,但現在仍遙遙無期。

其實金管會當初加設的7大條件中,雖要求潤成出具10年長期經營承諾,但並沒有「不准南山上市」。保險局的說法是,南山若在10年內上市,潤成仍必須維持至少51%的控制性持股,不能藉此移轉經營權;話雖說得明白,但官方態度不管怎麼看,始終都在「卡南山」。

百億元新系統 成了不可承受之重

端看金管會今年發布的保險業IPO(首次公開募股)審查原則就能察覺端倪;其中第1項「獲利能力指標」,就是保險局在算「賣老債」總帳。雖然不少壽險公司都會賣一些未到期的「老債」衝獲利;但據說,官方懷疑,南山賣老債衝獲利的作法,頗具爭議。

賣老債雖能製造亮麗獲利,但祖產總有一天會賣完,屆時又該如何確保這家公司對保單給付還有穩定清償能力?換句話說,不待動用到IPO審查原則中的「淨值比」規定,這個「獲利能力指標」,就極具針對性。果不其然,南山人壽雖拖到去年才向金管會申請登錄興櫃,但已被金管會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