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作田郎尚實在的保障

打赤腳、挑扁擔,下鄉和農民並肩作戰,是農家子弟出身的農委會主委林聰賢感到最踏實,也最熟悉不過的事。低頭插秧、歡樂收割、巡視果園、探訪魚塭,無論農林漁牧,都能看到林聰賢的身影,上任至今一年多,下鄉次數早已突破歷任主委紀錄,和農民直接接觸與溝通,才能聽到「作田郎」真正的心聲。第一線農業從業人員的保障與福利,是農友最關心的課題,也是「阿賢主委」打拚推動的政策目標。

十年平均農損約126億元 天災救助補貼僅二成
今(二○一八)年一月,在大家喜迎新年的時候,地球上最不可能下雪的地方──撒哈拉沙漠,罕見地出現了白雪與黃沙相間的獨特景致,與此同時,美國部分地區的最低溫度達到了零下四十六度,另一端澳大利亞的雪梨,最高溫卻升到了接近四十度。

極端氣候讓全世界拉警報,台灣農民更是首當其衝,根據農委會統計,近十年農業損失,平均每年高達一百二十六億元,「每多一次天災,農民的所得就會下降。」令人揪心。

靠天吃飯,農民遇到天災沒有太多的時間悲傷、自憐,最需要的就是盡快復耕,早期仰賴政府救助,但是礙於經費,政府提供的天然災害救助僅能補貼農民二成左右的損失,平均每年現金救助約二十五億元,尚不足以彌補農民損失,「農民辛苦種植的作物,要借助保險分散風險,才能夠給大家更好的保障。」林聰賢心心念念農民的生計與安危。

極端氣候席捲全球 農業保險具挑戰
台灣地勢狹長,從北至南緯度都不一樣,四面環海的海島型氣候,受季風影響甚鉅,再加上中央山脈阻隔,造成南北地區四季氣候皆不同。多元氣候使物產豐饒,但伴隨而來的颱風、寒害、乾旱……,重創農民經濟。

農委會自二○一五年起,陸續試辦高接梨、梨、芒果、釋迦、養殖水產、水稻、石斑魚,以及家禽禽流感保險,今年規劃開發農業設施、香蕉、木瓜、鳳梨、甜柿、文旦柚及虱目魚等保單,持續擴大辦理,以提高農業保險普及程度。然而,台灣發展農業保險,最具挑戰的就是保單要能反應地區差異。

政策目標:今年立法 十年專業農覆蓋率100%
試辦初期,農民對農業保險的接受度並不高,以水稻而言,因理賠成數不符期待,讓農民覺得「划不來」。林聰賢表示,今年一月出現入冬首波寒流,當時氣溫連續低於攝氏十度達十小時,石斑魚保險即啟動理賠,是成功的典範。至於水稻險,經過與保險公司協調,改變損失推估模式,改採「收穫型理賠」,即遇災損時不需個別勘災評估,只要依「全鄉鎮收穫量與保證收穫量差額」的「區域型概念」來計算,即可獲得理賠。每公頃獲賠比例增加,農民的接受度也提升。

農委會推動農業保險,希望今年能順利立法,初期目標,明年專業農民投保農業保險的比率達二十%,「參考國外經驗,達到一定覆蓋率,對整個產業發展能發揮穩定的生產模式,」林聰賢希望十年後能達到一○○%,強制投保就成為必要手段。

推動初期,農民最關心保費問題,政府會透過補助,降低農民參加保險的門檻,其次,設法誘導專業農民主動投保,目前抗颱耐用的「強固型溫網室」是由政府專案補助二分之一經費協助搭建,農民要接受政府補助,就更要有風險管理概念,應該主動加保。「強制投保是必須的,就像銀行貸款給民眾,會要求擔保標的要保險,農業保險也是類似概念。」如此可以把基礎建設做得更完整,保險覆蓋率也隨之提高,又能化解產險公司風險集中的困境,面面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