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軟溫暖 願做病人浮木的外科良醫 劉明哲

初見臺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泌尿科主治醫師劉明哲,很難不被他那雙柔軟細緻的手和滿臉絡腮鬍吸引。經常操作器械,印象中外科醫師的手似乎要更粗壯一些?他靦腆地說「的確很多人都會問我的手是怎麼保養的,我也覺得奇怪,我們手術前都必須用很粗的毛刷來刷手消毒,從每根手指到整個上臂,很用力的刷,手還是這樣啊!」想起「延禧攻略」裡的繡房宮女都有一雙細緻白晰的手,忍不住問他,是不是很會縫衣服?「是啊!家裡要縫的都是我在縫。」劉明哲看看自己的手,靦腆又認真地說。

至於絡腮鬍,他說其實是裝老用的,天生娃娃臉,留鬍子可以讓自己看起來成熟穩重些。

小學作文想當醫師 當醫師方知行醫苦 跟很多孩子一樣,劉明哲小學時的作文「我的志願」寫過「長大要當醫生」,後來功課很好的劉明哲一路從師大附中考進臺北醫學大學,他說其實當時並沒有什麼遠大志願,只是因為考上醫學系,從此開始了他的習醫、從醫之路。

沒想到讀醫學系真的很辛苦,劉明哲說,從大二開始,生活就只有學校與圖書館,想修戀愛學分得要到寒暑假才有機會,但是一開學就有讀不完的書、考不完的試,戀愛學分也因此歸零。

本以為撐到開始實習就輕鬆了,沒想到卻是更辛苦的開始。實習醫師遇到值夜班時,從第一天上午上班、到值完夜班,第二天交班後要照常上班到第二天下班,連續三十幾個小時不眠不休,甚至第二天下班前手術還在開,就必須跟到結束。難怪很多醫師都熬到當上主治醫師,才有機會完成自己的終身大事,而且很多醫師的另一半是護理人員,劉明哲說「我太太就是手術房的麻醉護士,因為我們的生活圈子真的不大!」

當醫師很辛苦,劉明哲回想他要選填醫學系時,看過一位台大醫師寫的文章,提到「醫師的投資報酬率沒有一般人想像中的高」,後來他才體會真是如此,醫師必須付出的時間、精力,真的是別人無法想像的。

柔軟溫暖 願做病人浮木的外科良醫 劉明哲

幫助貧困家庭長輩 最體會助人成就感
雖然說辛苦,但是劉明哲說,這一路走來他覺得很有成就感。北醫所在的台北東區雖住著很多有錢人,但北醫後面山坡地也住了許多貧窮人家,在剛當主治醫師時,劉明哲跟著居家醫護人員到宅幫行動不便的病人換尿管,他看到有的房子旁邊豎立著「颱風撤離」的牌子,有的更是連要走到門口都困難重重。這樣的親身經驗讓劉明哲非常有感,這些社會底層的民眾連把家人送出去照護的能力都沒有,劉明哲說,當醫師雖然辛苦,但就因為自己是醫師,才能夠照顧別人、幫助別人。

當醫師辛苦,當外科醫師更辛苦,但是劉明哲說,他一直很喜歡進開刀房,加上看到學長在住院醫師第四年當總醫師時,就能獨當一面摘除腎臟,他二話不說就選了泌尿科。

男人的「老」問題多 台灣越老泌尿科越忙 過去有人以為泌尿科就是看梅毒、菜花、淋病等的花柳科,劉明哲說自己在實習與住院醫師時期都在跟手術,一直到當主治醫師看門診,才有機會接觸到這些病。曾有人開玩笑說,台商返台帶回不少「戰利品」如梅毒,劉明哲說,近來梅毒已很少見,淋病也有改善,菜花較常見。不過泌尿科最常見的疾病,其實是結石與泌尿道感染,以男性來看有攝護腺肥大、攝護腺癌,另外還有症狀不明顯的更年期,女性則是泌尿道感染、尿失禁。